第一百七十七章 青丘钟鸣,狐帝是晨儿

听书 - 妖途仙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晨儿鼓足了劲儿,模仿着白染厉声喝道“不许你再如此对待他!”

上任狐帝嘴角猛地抽搐,身后的狐族人也是一愣!

晨儿指着黄子源在此重复了一声。

“以后你们不许再这般凌辱与他!否则……否则……”

正当晨儿犹豫,不知该说什么之际,一旁的白染冷声说道,断然补充了一句“否则格杀勿论,万剑分尸!”

话语间,袁淼等人同时气势逼人的向晨儿靠拢过来,很是为晨儿撑腰的目瞪着上任狐帝一行!

上任狐帝名为白宁,是白狐一族现任族长的大儿子!虽然心中对晨儿有一种狗仗人势的谩骂声,但是却表现的格外恭敬!

他赶忙将踢在黄子源身上的脚收回,恭敬的说道“狐帝之令,白宁谨记!”

“狐帝!?”黄子源和同族人一颤,自封狐帝的不是他白宁么?为何此时会称一个孩子为帝!?如果换作那人是白染还情有可原,可是,为什么会是一个人类孩子!?

白染见黄子源一族心生疑问,提醒道“子源,他是本王的亲外甥,也是现任的狐帝!而我自诩狐帝亲王,以后你就是晨儿的天穹左护法了,明白么?”

黄子源一阵不可思议的问道“樟耍∑叽蟪だ峡啥荚诘茸潘兀 br/>

话罢,众人对眼奸邪一笑,笑出了轻蔑,随之也都跟了上去!

是啊,七大长老都在等着白染呢。而白染不知道,这个“等”并非恭迎他,而是另一场被动的腥风血雨的开始。

有些时候,总会有着什么把柄落在了他人的手中,很是不情愿的去做一些为难的事情~

——

走在青丘城内,身后又跟着上任狐帝以及嚣张跋扈了数年的四王五护法,这等阵仗,青丘狐族又畏又不知所以然!

路人甲见状不由得低喃了一声“这些是什么人?为什么由这孤高冷傲的狐帝亲自护驾!?”

旁边一人赶忙捂住了他的嘴,轻声提醒道“别乱说话,被狐帝听见可就惨了!他正巴不得找些我们一族的把柄来!好让我们乖乖听话去做那苦役和奴隶呢!”

诸如此类的话语,白染全都听在心里,他有时看似无意的左右观望,其实是在找着是何人在此小声探讨。

他发现,毛发为乌黑色的黑狐一族最为之多。

看来,青丘狐族确实变了。对白宁等妖的畏惧那可都是发自内心的啊。

晨儿拉了拉舅舅的衣襟,轻声问道“舅舅,他们好像都在害怕。难道是因为我们么?”

白染摇了摇头,面色低沉的说道“也许是现在的制度吧。晨儿你要记住,尊卑贵贱只不过是虚理空物罢了,大众的人心都怕这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压抑,所以晨儿成为狐帝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修改制度!如果青丘狐族再这般下去,真的可就跌入谷底了,早晚会发生内乱。”

晨儿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多时,一颗同古树祖爷爷一般大小的树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里是一个诺大的广场,此时见他们的到来,人群纷纷散去!不是惧怕他们,而是惧怕他们身后跟随的白宁大军!

树枝盘错,一层层木制阶梯盘旋而上,树根撑起了一座十分宏伟的宫殿!宫殿以白玉为主,金片琉璃为辅堆砌而成!

一只九条尾巴的白狐石雕就位于宫殿前的广场之上,神态庄严肃穆,似有灵性,如真似实。这等鬼斧神工的创作可比那旌旗上的纹案高贵了不知多少个层次,几乎可算得上天壤地别。

跟随白染轻车熟路的引导,晨儿等人全都上了七七四十九道阶梯,而白宁等人纷纷止步,停在了广场上!

晨儿等人站在宫殿门前,这里可以完整的俯瞰着整座青丘城,以及广场上的狐族大军!

青丘原本是无围城的,如今却不知怎的弄了一圈如人类城镇一般的高大围墙。此时的青丘也可以称之为青丘城了,占地面积可比那冀州城大的多。

此城主要以天圆地方扩建,大多是平常的房屋建筑,唯独东面有着七座与身后宫殿用的材料一至的建筑!也是格外的耀眼高贵啊。

这里原本是七大族的族长所在之地,但白宁自诩狐帝之后,此处全都成了白狐一族的居住所在!

晨儿身后极尽奢侈的宫殿可并非白宁等人建造的,而是自青丘的先人建立青丘时便这般的奢侈了,而这座最为奢侈宏伟的建筑则正是青丘狐族最为神圣的天穹狐宫。

黄子源身为天穹左护法,此时自然跟随在晨儿身边,一一向他们介绍着现在的青丘城布局!

位于天穹狐宫前的硕大青铜古钟名为青丘钟。早先是用来全民警戒用的,而如今青丘早已变得强大,这青丘钟早已少了那种提醒警备的作用。

就那样放着也算暴殄天物了,如今的青丘狐族则利用此钟独特的钟鸣来作为昭告整个狐族的喇叭,有着青丘钟鸣,万民来朝的提示作用。

白染指了指那座古钟,对着黄子源吩咐道“去敲响青丘钟,本王要宣布他们的瓦解!”

黄子源领命,在所有的注视下,走到了青丘钟旁,妖力猛挥,钟声清脆,声声回荡在整座青丘城之中!全城的子民一瞬间便炸开了锅。他们有的衣衫不整的就从屋内匆忙跑了出来,有的则嫌弃小孩儿跑的慢,生怕一个耽误就会人头落地一般,抱着孩子就匆匆朝着广场而来。几乎没有什么人是懒散的。

直白点,他们是害怕了白宁的专权统治。

“可恶!这么着急就要昭告整个狐族了!?”

白宁闷声气道!

白聪在旁劝解道“不急,就看他们如何服众了!别忘了,他的妹妹,可是那苏妲己……”

二人会意的点了点头,奸佞的笑容再次浮现与脸上!

整个古钟清脆的声响,惊醒了青丘全部的子民!此钟声一响,还真的就是万民来朝!

子民们急匆匆的从家里,集市上,角落里出来,大军也都纷纷跪地!包括白宁等妖!

见广场上不多时就已经跪满了毛色不一却很规整的形形色色的狐族人,白染袖袍重挥,声音汇聚了妖气,威严响起!

“我青丘的子民可还曾认的本王!?”

这距离甚是有些远,眼神好的也只不过能看清楚个轮廓大概罢了,他们只是听着声音。

全民一愣,这个如此喊话的妖他究竟是谁!?竟然能在白宁面前做如此之事?

白染见无一人站出说认识自己,无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话锋一转,威声宣布道“自今日起,青丘狐族狐帝换位!今后的青丘便交在了他的手中,若有不从,不行!!若有不服,尽管说出,尔等只需一剑!”

广场上一阵的哗然,有些人却对这种语调下的声音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有很多的人斗吸了口气,都说了同样的话语。

“嘶~似曾相识啊。”

听得白染这话的白贞则是掩唇嫣然一笑,在她的眸中白染似变了一副身板,像极了从前那段儿最美时光下的无赖白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