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洗筋伐髓,引气入体

听书 - 修真高手的田园生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本书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某个平行世界,请勿与现实世界挂钩,不要对号入座。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三月的上市,还是有些凉意的。早晨的晨雾弥漫着春风化柳的清新,河岸上的树枝长出嫩嫩新芽,绿意盎然的青草,焕发着泥土芬芳,爬满整片土地。春天的景色已经遍布整个上市,欲将城市变成绿色的海洋,其中空气中也夹杂着一些雾霭,让美好的景色失分不少。

“吱呀!”一声,位于上市市郊的出租房门被推开,一个身穿普通夹克,有些陈旧的运动裤,脚穿一双布鞋的青年走了出来。

他叫陈默,相貌普通。浑身上下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假如放到人群中,你可能都找不到他,普通的相貌,普通的穿着。如果硬要找什么优点的话,那么只有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透出炯炯有神的目光,让人一看之下,难以忘记。

看着清晨的景色,但是他的内心却十分的失落。深深地吸了一口早上的空气,但在吸到一半的时候就咳嗽不止,空气已经污染有些严重,连市郊也是一样,只是比市里面好一点,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汗!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又活动了一下困麻的双~腿。虽然空气不好,但是自己一夜的修炼,依然进步有限,但也让自己的精神焕发,没有丝毫的疲惫感。

抬头望了望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和他的内心也有的一拼。不知道怎么回事,四年的时光都快过去了,却依然没有进入练气一层,这让他有种深深的气馁。有的时候都想放弃算了,但是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年,而且要不是自己早早进入引气阶段,说不定都被打击的放弃了。抬手使劲一握,似乎要将空气捏爆一般,发泄着自己的郁闷,心情也随着这一握之间,慢慢的转好了一些。

要是有旁人在他身边看到刚才的动作,绝对会惊讶万分,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了,而且这力气和刚刚发出“噗!”的轻响,都说明他这一握的力气有多大,他的身体素质已经远远超过普通人的界限了。

谁也不知道,陈默有着一个什么样的秘密。他也不可能告诉别人,只能是自己小心地隐瞒着,甚至是自己的父母和亲弟弟,他都没有说。

修真者,身穿古装脚踩飞剑,飞翔于山川之间,只手之力翻云覆雨。朝临东海,晚去戈壁,千里之地瞬息而至。一直只是出现在小说和影视作品里的人物,却被他碰见了。

记得那是在他高三毕业考试完以后,两个多月的假期简直在家里玩疯了。

某天,他和同村的伙伴一起去后山探险,深入了一天后,却不小心在过一道坎的时候,失手摔倒一个低矮的山沟里。

好在山沟不是很高,只有5米来高,而且山沟里面都是枯枝树叶,起到了缓冲,所以人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胳膊手背等部位被树枝划伤了几道,鲜血流的有些多。

几个伙伴们看到他没有太大的事情,就告诉他一声去找东西,想办法拉他上来。山沟不深,但是很长,而且是垂直关系,单靠他自己一个人是爬不上去的。

陈默就只能在山沟里坐着等伙伴,有些无聊的东张西望的时候,看到不远处有个山洞,有大半人多高,于是好奇心起,就走了过去想看看山洞内有什么。

山洞里不深,等他适应了光线的变化后,顿时吓得飞速跑了出去。他看到有个死人的枯骨躺在山洞最里面,虽然此时是正午时分,但是却依然有些恐怖,他只是一个高三刚刚毕业的小年轻,还没有见过真正的死人骨头。

在山洞外面,感受到了阳光照射后,才渐渐缓了过来。“噗嗤!”一笑,对于自己的胆小有些感到郁闷,没有想到自己以前在伙伴们面前吹嘘多么的厉害多么的胆大,没有想到却被一个枯骨给吓到了。

想了想,看看伙伴们还没有回来,他就又返身找了一根稍微粗一些的树枝,想着人已经死了,还是入土为安的好,准备挖个坑,将这个枯骨掩埋了。

重新进入山洞后,他对着这个枯骨默默的拜祭了一番,这是学着父母给自己的爷爷奶奶上坟的时候学得,要干什么事情,先给他们打个招呼,说说。

嘴里嘟囔着:“也不知道你怎么在这里的,但是看情况也是很多年了,所以还是入土为安的好,如果有灵也请不要怪罪我动你的身体……”

陈默很是认真的祷告了一番,然后就在枯骨的旁边用树枝刨一个坑。好在山洞中的土不是那么瓷实,还是很容易挖的。虽然在挖掘过程中,刚才摔下来时被划伤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但也不能阻止他的刨挖,一切死人为大。再说划伤的口子也不是很深,就是长了些而已,在村里那个孩子没有受过伤啥的,没有那么娇气。

花费了十来分钟,刨了一个不算是很深的坑,然后撕下自己上衣的袖子,包着手,将那枯骨一一放入土坑中,摆放整齐后才将土回填好。不过在移动枯骨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布袋子和一个大约直径一个多厘米的白色小珠子,还有一篇青色玉片,上面刻着一些花纹,有一指来长,二指来宽,不是很厚。

他在拾取这些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被手上的鲜血给沾染上了,也就有些懵比了!沾染上自己的血的东西,就不易放入坑中和这个枯骨埋在一起了,这还是小的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的。所以他赶紧的双手合十祷告了一番,将这三样东西放到一边,先把枯骨给掩埋了再说。

陈默在埋枯骨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放在一边的三样物品,被他的血侵入后,都闪过一丝光华,白色小珠子和布袋闪过后,却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那片青玉却大方异彩,有些光芒透出,而且光芒越来越变得强,让整个洞内都开始充满莫名的流光溢彩。

这也让一旁正在忙碌的陈默感觉到了,转头看过去的时候,青玉却瞬间从地上直接来到了他的脑前面,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脑袋上,位置就是在人的眉心之间。

陈默感觉到脑海中传来巨大“轰!”的一声,瞬间就让他晕了过去。

等听到隐隐有呼喊声传来的时候,陈默才缓缓的醒来,青玉就落在自己的头旁边,是伙伴们在喊自己,也不知道晕过去了多久。

甩了甩脑袋,似乎有些隐隐作痛和肿~胀的感觉,而且也闻到自己身上传来恶臭,抬眼看去,目光所能看到的皮肤上,都有一层厚厚的黑油,就是这些黑油散发着不可描述的臭味,刺激的他有些想呕吐的感觉。

此时脑海中也出现了大量的信息,但现在不是了解的时候,不仅脑海中还有些懵懵的感觉,而且耳边清晰的传来伙伴们的喊叫声,所以赶紧大喊了几声,回应自己的小伙伴们。但是他的声音在土洞中来回回荡,不仅将他自己的耳朵震的有些嗡嗡作响不说,土洞上面的土石混合物都开始往下掉。

陈默吓了一跳,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的声音怎么这么大,绝对的超过了120分贝以上。他可是高三刚毕业,声学可是学的相当的好,自己以前喊声可没有这么大。

挺身站起,却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瞬间就站了起来不说,还把持不住的超前冲了几步,感觉到不对的时候,转身回撤,却瞬间站立。

此时陈默惊讶了,默默的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现在浑身非常有劲,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一样。而且不仅如此,他还感觉自己的反应速度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当然是变化的更快了。

瞬间朝有石头的地方挥了一拳,这不是找虐,而是感觉自己绝对可以。

“轰”的一声,岩石上清晰的印出大约一寸的拳印,而自己的手完好无损。这怎么回事?陈默震惊的想着,难道和刚才那个昏迷有关?而且脑海中传来许多信息,好像很多东西要自己去想去注意!

愣了一下,转身又将枯骨埋好,刚才晕过去的时候,还没有完全埋好,所以陈默虽然心中起伏不定,而且也开始有些害怕了,但是自小就比较主意正,绝定的事情一定要完成一样,所以硬着头皮将枯骨埋好,并做成坟包后,对着埋好的坟磕了三个头。然后将那三样散落在地上的物品收好,放到自己的怀里,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走了出去。由于身体的变化,他还不能习惯,害怕走快或者用劲大了就会被撞到或者绊倒。

心中默默想道:“等自己有钱后,再来将这个坟好好修葺一番。”刚刚那片青玉传到脑海中的内容有些多,但是这个人的身份却也让陈默知道了,所以才有磕三个头的举动,走出洞外。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