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加西莫多

听书 - 我自镜中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40章加西莫多

再次去追亚米加和波洛克,可时间已经不早了,这两个家伙,正在第二个驿站休息,不过这个驿站比较大,人来人往非常热闹,酒馆、旅店和马厩一应俱全,就像个服务区,所以他们也没敢向多伦那样,把驿站的人全都杀光,我注意到,这两个家伙还换了一身仆人的衣服,这可给我笑的半死,波洛克,你这脑子是让驴踢了啊,人家亚米加公爵身材是不错,换上衣服再扮个低眉顺眼也像个仆人,可你那大啤酒肚,谁家仆人胖成这样厨子

我怕朱莉担心,就提前给她报了个平安,朱莉对我的战果非常满意:“很不错了,达瓦里希,200米内一枪一个。”

“老师教的好。”我笑着说道。

“剩下的两个你打算怎么办”朱莉的表情很得意。

我举起手腕给朱莉看了看远处的情况:“人太多了,不好下手啊,而且他们两个下午是坐的一辆马车,要是明天再那么做,我就没机会了。”

朱莉想了想:“这我也没办法了,啊,你稍等。”

屏幕一阵晃动,估计是朱莉走动了起来,接着,我就看见米拉王后,她扭着头问朱莉:“出什么事了”

“你那有毒药吗”朱莉立刻问道。

米拉愣了一下:“你要干嘛”

朱莉指了指屏幕,米拉看了过来:“卡罗,出什么事了”

“达瓦里希,你能混进去吗”朱莉问道。

我立刻明白了:“下毒”

朱莉立刻把情况说了一遍,米拉王后想了想,掏出一个小瓶子:“滴在枕头上,可要小心,别沾到自己身上。”

“毒性很大吗”我问道,头回听说在人家枕头上下毒的。

“当然,如果你闻了,甚至还没辨认出这东西的味道,就已经中招了。”米拉王后自信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下毒很容易被识破,如果让人怀疑就不好了。”

米拉王后笑了起来:“卡罗,你放心,没人看得出来,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我摇摇头,米拉王后说:“提醒你一下,你也中过这种毒。”

我顿时缩了缩脖子:“绿毛的”

“对,就是象兔的毒液,这是我提纯的,5分钟就可以进入永恒的梦乡,然后再也醒不过来,但表面上看,只是昏睡不醒而已。”米拉王后笑着说。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你随身带着这玩意”

“嗨,失眠而已,这东西对我们精灵族,只是安眠药剂。”米拉王后笑着说:“可对你们人类就不同了。”

我点点头,朱莉接了过来,让我看清楚瓶子,然后丢进了虚空魔法阵,我手从袖子里一掏,就拿了出来:“好了,我想办法混进去。”

“等等。”米拉王后笑了笑伸手在脸上一抹,念了句咒语,我看到她立刻变了个模样:“会了再用一次就会恢复原来的样貌,但每个人,只能变换这一种而已。”

我点点头,伸手施法,脸上一阵麻痒,朱莉立刻惊讶的捂着嘴:“达瓦里希,你怎么变这么丑”

“啊”我愣住了,我注意到自己声音都变了,朱莉拿了面镜子,对着腕表:“怎么会这样”

我一看,吓得自己坐到了地上,脸绝对是让大象踩过,就不是个正经形状,嘴都歪了,一只眼睛让垂下来的眼皮盖住了一半,右边的耳朵怎么没了只剩下一个窟窿还有这是水泡吗我胃酸一冲,一张嘴,哇的吐了出来。

米拉王后一脸恶心的说:“因人而异,有人会更漂亮,有人会特别丑,有人则变化不大,哦,别担心,只要再次使用这个魔法就能恢复,没任何影响。”

我看了看自己的新军装,一整天在雪地里摸爬滚打,就够脏的了,这下好了,还吐了自己一身,味道冲的很,恐怕我想进去,人家都会把我轰出来。

朱莉也偷偷试了一下,可她没反应,米拉王后摆摆手:“怀着孩子用不了。”

我叹了口气:“为什么会这么丑活脱就是雨果笔下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

“哦,那个加西莫多啊,还真像。”朱莉点点头。

“那我走了,我挚爱的艾丝美拉达。”我笑着说道。

朱莉一听就笑了起来,可能是想到了最后的结局,就撇撇嘴:“去,谁要当艾丝美拉达,快去吧。”

通讯切断前,我听到米拉王后问:“巴黎圣母院恐怖故事”

我翻了个白眼,怎么就叫恐怖故事了我换回百夫长的披风,又从魔法阵里找出把长剑挂在腰上,然后慢慢走进了旅店。

“晚上好,军官阁下,您呕。”旅店老板一看我是军官,立刻跑过来招待,可等看清我这模样,差点吐我脸上。

旅店的楼下就是酒馆,非常大,有十几张桌子,还有饭食供应,波洛克和亚米加也在那吃饭,周围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丑样子,我掏了掏口袋,坏了,又没带零钱,只好摸出一个金币:“一间最好的客房,再给我弄点好吃的。”

老板点点头,接过金币:“军官阁下,您要住店,得登个记。”

我一愣,只好走过去登记,可刚提起笔,我就差点吐在登记本上,自己一手的灰指甲啊,不会传染吧登记本内容很简单,从哪来,往哪去,姓名,年龄,职业。

从哪来我写了个王城,到哪去我写了个比拉城,因为我只知道比拉城,年龄胡编了个37,职业,就写了个百夫长,姓名

我一琢磨,既不能写巴里,更不能写卡罗,干脆,大笔一挥:加西莫多,本来我想写雨果,可是怕朱莉知道后找我麻烦。

“阁下,这边请。”老板可能是担心我恶心到的别人,就把我请到了一个角落,还背对众人,我点了一份烤牛肉,还要了两张麦饼和一份土豆浓汤,真他妈贵,加上房间,一个金币没了,这还是因为我没有马匹,不然额外收费,服务区都一个熊样。

不过菜色我很满意,正好奔波了一天,饿的我半死,于是狼吞虎咽起来。

酒馆里的客人由于只能看见我后背,所以渐渐放松起来,我刚吃了一半,就听一个脚步声径直冲我走过来,一个满脸是烫伤的家伙,端着两杯酒,坐在我面前:“你是从王城来的”

我一看,呦,亚米加的次子,马休啊,烧成这样,真不好意思,我哼了一声:“关你屁事,滚开。”

马休一听,气了个半死,但还是忍着:“哦,别误会,我不是打听军情的探子,只是我们的同伴落在了后面,我想问问你看没看见他们”

我故意打量了他一下:“你是贵族”

“对,是的。”马休刚被除了爵位,自然很喜欢有人这么看待他。

我故意想了一下:“路上倒是有几辆南方自治领的车坏在了路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的朋友。”

马休一听,笑了起来:“谢谢,您可帮了大忙,哦,这酒算我请你的。”

他笑着把一杯酒推了过来,我摆摆手:“不客气,军务再身,不能饮酒。”

马休点点头,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您可真是敬职,祝您健康。”

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低头吃我的牛肉,马休笑着说:“我自小就很崇拜军人,您可是位百夫长,一定打过不少大阵仗吧”

我好奇他到底想干什么,于是随口胡扯:“没打过多少,只是跟着亲王殿下,打过兽人。”

“啊,兽人可是相当野蛮,他们一定很难对付,是吧”

“是啊,前不久我还跟他们作战呢,可我一伍的兄弟都死了,我孤身一人,杀了4个,后来亲王殿下亲自提升我为百夫长。”

“4个”马休惊讶的叫道:“天啊,您可真了不起,是雾月的那次叛乱吗”

我点点头:“对,你知道”

“当然,当然,哦,说起来,那场战争中,还出了个总督叫”马休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名字。

“卡罗娜丹克,一个小毛孩子。”我故意损着。

“您见过他那位总督哦,我叫马德拉,家住罗西卡领,还没请教您的名字,英勇的百夫长阁下。”

臭小子,你还用假名,还马德拉,你怎么不说你叫葡萄牙呢算了,我也是假名。

“我叫加西莫多,我当然见过他,真是令人厌恶,他是个魔法师,一嘴的花花绕。”我说道:“不过他不是个麻烦了。”

“为什么”马休说道。

我看着马休:“因为他已经死了。”

马休愣住了:“这呵呵,这怎么可能”

“当然,我亲眼看见的,亲王殿下在他的花园里一剑捅死了他。”我半真半假的说道。

“这是真的”亚米加跑了过来,坐在我旁边。

“马德拉阁下,您的仆人似乎很没规矩。”我哼了一声,故意损道,亚米加和波洛克要是酒后跟一个丑的要死的百夫长发生争执,被人殴打致死,应该没人怀疑吧

可马休笑着说:“我道歉,我向来比较随和,所以仆人们也比较随便,请您不要在意,您刚才说亲王殿下杀了他”

“当然,他不知道脑子有什么毛病,冲到亲王府,要挑战亲王殿下,殿下刚巧酒醉,下了死手,尸体还是我处理的,不过这马上就不是秘密了,北方自治领将由公主殿下掌控。”我说道。

“好像确实是听到过,卡罗大闹亲王府的事情,原来出了这么多事。”马休点点头。

亚米加笑着说:“我们其实也是从王城赶过来,可前不久,还听说卡罗在大朝会上,施法请来先王,杀了五位南方自治领的总督。”

我立刻想起来,我没骑马,没坐车,孤身一人,走的肯定比他们慢,差点露馅,时间顺序也对不上啊,对了,既然要他们5个自治领,乱成一团,我干嘛不让他们之间互相杀戮想到这,我是笑着说:“那个那是假的,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替、替身”亚米加公爵哆嗦了一下,波洛克公爵也跑了过来:“您能详细说说吗”

我故意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是亚米加领的贵族”

马休立刻点头:“是啊,是啊,小贵族,小贵族。”

“哦,那跟你们说说倒也无妨,不过你们要小心了,你们那马上就要爆发战争了。”我冷笑着说道。

“为什么”波洛克公爵愣住了:“是皇帝”

“唉。”我摆摆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