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自镜中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闷棍

洗完澡,我赤身裸体站在浴室里的梳妆镜前,光滑的镜子已经被浓烈的水雾遮盖,我打开水龙头,放出热水,掬起一捧,泼到镜子上,水雾被清洗掉了,显露出我最为熟悉的脸庞,虽然有点胖,可是没有任何‘三高’的迹象,祖传的好体质,羡慕不来的。

我满意的点点头:“嗯,他妈的又帅了。”

我从吸附在墙壁上的挂盒内,拿起打火机和烟盒,抽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啪’的甩开新买的zippo打火机,然后擦着燃芯,正待点燃香烟,打火机的火苗突然剧烈的晃动起来。

我诧异的看着打火机引燃的火苗,一阵凉风吹过,火苗猛烈摆几下就熄灭了,密闭的浴室哪来的风?

“啊……”一声女鬼,不是,是女人凄厉的尖叫,撕扯着我的鼓膜,吓得我嘴里的香烟掉在地上,转头一看,那是一名穿着蓝色短绒睡衣浴袍的女孩子,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怀里抱着几本厚厚的书,站在我身后不远处,张着嘴巴大声喊道,喉咙里的小舌剧烈的抖动着,宛若火灾警铃一般。

“什么情况!”我转过身看着她:“你谁啊?怎么进来的?”

女孩子一看我转过身,丢掉了怀里的书本,捂着脸,顺着长廊跑了,长廊的一侧是灰色的条石砌成的墙壁,另一侧是翠美的庭院,中间雕花的石柱上攀爬着蜿蜒的常青藤,洁净的石质地面,如镜子般程亮,显然是人工打磨过的……等下!长廊!庭院!我懵了,我不是在家里的浴室吗?这是哪?转身看身后的镜子,镜子倒是还在,可惜不是我浴室的那一面,这面镜子有三米高,两米宽,周边镶嵌着古朴的黄铜饰品,看起来古典之极,镜子里面的我,还在那间浴室里,可是里面的影子,手指夹着香烟,喷云吐雾,表情相当腻意,还拿起香皂,闻了闻,然后竟然轻轻舔了舔,苦着脸砸了砸嘴……

水雾渐渐遮住镜子,再也看不清楚了,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突然,一声怒吼从背后传来:“卡罗!你个混账!”

没等我回头,后脑就遭到重击,我的脸狠狠地撞在镜子上,眼前渐渐发黑,昏倒前,我看明白三件事情,第一,镜子碎了,第二,有个家伙穿着一身漂亮的铠甲,浑身散发着银光,皮革制的腰带上挂着一柄欧式的长剑,手里却拿着一根手臂那么粗的棍子,第三,我没穿衣服……

-

黑暗中,几个叽叽喳喳的声音萦绕在我的耳旁:

“我的天啊,卡罗娜这小子肯定完了,竟然敢在东塔的走廊里裸奔!”

“那些男生真恶心,不过教导长那一下可是运了气的,听说他把御赐的青岚法杖都打断了。”

“哇哦,这么狠,卡罗娜的脑袋竟然没开花,真是够硬的,米希尔公主真的看到他裸体了?”

“那可不,听说卡罗娜这家伙,光着屁股冲进东塔楼,想非礼公主殿下,一直追到镜廊,现在公主殿下还躲在房间里哭呢,皇帝陛下都知道了,欧根亲王来学院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

“欧根亲王!天啊,他是全国最帅的男人了,听说还是单身!”

“那是,那是,他……”

“你们几个有空在这里嚼舌根,不如去收拾一下镜廊,那里到处都是镜子的碎片。”

“是,菲娜大人。”

一阵杂乱的跑步声过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问:“菲娜,他的伤势怎么样?”

那个阻止一群小女人真的很标准,看来这几年国力强盛,中文也传播到教廷来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菲娜大人摇了摇头:“没事啊?卡罗,你不是在糊弄我吧?”

“卡罗?”这个名字我听过多次,应该是指我,不过有人叫我卡罗,有人叫我卡罗娜,于是我指着自己问:“我?卡罗?你在叫我?这里是梵蒂冈吗?我……我其实是信教的,自己人。”

“哦!天啊,圣光术!奇苛……”菲娜又念了起来,天知道她那是传说中的教会法术,还是x光,我可不想再被照一次了,我连忙挥手:“哎哎,大圣,大圣,收了神通吧!我没事,我没事了。”

“大圣?”菲娜虽然停止念咒,可还是疑惑的看着我。

“呃……大……人,我是说大人。”

我把‘大人’两个字咬的格外重,菲娜大人叹了口气:“你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收拾一下,穿好衣服,等下去见院长大人和欧根亲王,好好解释清楚,不然,你就等着上断头台吧!”

话音一落,一叠衣服飞到我脸上,菲娜大人扭头出去了,我拿起一看,好料子,纯天然亚麻布啊,有衬衫,裤子,还有皮腰带,我掀开毯子跳下床,套好衬衣,提上裤子系好腰带,挺合身的,却发现床边是一双旧的长筒皮靴,靴筒软塌塌的倒在一旁,没有鞋跟,好像是男式的,刚刚提起来……嚯!这味!看了看周围,没有其他的鞋了,管它是谁的,先穿着再说吧,希望原来的主人没脚气,因为菲娜没给我袜子。

皮靴有点挤脚,鞋带也很另类,怎么钉在后脚踝?哦,看来是要一圈圈的捆扎到小腿上,有意思。

成功把这种古老的皮靴穿好后,我走到门口,向外探了探头,菲娜大人正在等我,她上下审视了我一遍,立刻劈头盖脸又是一顿骂:“你疯了?怎么不穿长袍!”

我一愣,看了看她身上的那身,刚才她给我的衣服中,好像还有一件灰色的……浴袍,好吧,入乡随俗吧。

别扭的把浴袍套在外面,这浴袍……女士的!袖子这么宽?咦……

我跟着菲娜大人走出房间,确实,除了我以外,这里没有男人,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学生,当年医院要都是这种品质的姑娘,我就不跳槽去卖医疗器械了。

女生们的眼神很古怪,都打量着我,有的还窃窃私语,偷偷笑着什么,我很坦然,会搞清楚的,走到一段熟悉的走廊,菲娜突然对着墙壁上的金属框叹了口气,我顺着她的目光一看,这就是那面被我打碎的镜子,不管如何,一切的一切,都跟这面镜子有关,我立刻跑过去,扶着镜框,仔细看着:“镜子!镜子呢?”

“凡晶镜,这可是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董了,竟然碎了,哎……”菲娜大人叹了口气。

我管它是不是古董:“玻璃呢!碎玻璃呢?”

菲娜大人眼神不善的看着我,我立刻明白了:“大人,请问这面镜子的碎玻璃哪去了?”

“哼,是凡晶石,不是玻璃,这是魔法物品,虽然碎了,可是碎片送到炼金分系了,你问这个干嘛?”菲娜大人不满的问道。

“我……”我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实话实说,被人当成疯子,可就麻烦了,就算没那么严重,再被这个菲娜大人,照上两次x光,辐射剂量超标,得了脑癌怎么办?

菲娜挥了挥手:“别浪费时间了,跟我去见院长。”

我只能从命,天知道这个女人还有什么别的手段,穿过了几处走廊和大厅,我终于明白这不是意大利,更不是梵蒂冈,如果说几个女人围着大铁锅,念念有词的丢进些蝙蝠尸体什么的还算正常,可身后飘着一大摞书籍和卷轴,甚至是桌椅板凳的大件,那就……

“大人,今天是哪一天?”我深思熟虑后问道。

“雾月9日,怎么了?”菲娜大人头也不回的说。

我愣了一下:“哪一……年?”

“当然是1273年……哼,卡罗,我是你,就想想自己见到院长后怎么解释,而不是消遣别人,不然欧根亲王一定会让你尝尝,他亲手设计的断头台。”菲娜大人冷哼了一声。

我没理会她的语气,一边跟着她走着,一边沉思着,1273年,还雾月,显然,我在洗澡的时候,从那面镜子里来到了这里,这个世界……嗯?这个月信用卡是不是不用还了?嘿,好啊,靠,早知道多刷点了。

“哎,见到院长实话实说,只要不是你恶意所为,是不会杀你的。”菲娜看到我的表情,以为我害怕了,就换了个比较温和的语气:“好了,上去吧。”

她指着一处石台说,石台的台面上刻画着六芒星和其他一些符号,正微微闪烁着粉红色的光芒,幸亏早年通宵打过《魔兽世界》,也没少拿着筷子研究j·k·罗琳的《哈利波特》,魔法阵这种高档玩意儿,我还是见过的,只不过要启动这东西,是不是还应该有什么咒语?要不……用开关?

在菲娜大人还算温和的注视下,我踏上法阵,好几秒,法阵都没反应,正当我手足无措,想开口让菲娜帮忙念咒的时候,法阵启动了,我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原来是全自动的。”

粉红色的光芒亮了起来,周围的景象都看不清楚了,接着,光芒又渐渐消退下去,可周围的景色,也换了,面前站着的也不是菲娜大人,而是一名身材可人的年轻女士,她一头乌黑闪亮的齐肩发,裹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袍,冲我皎洁的笑着,我下意识的撇了一眼她饱满的胸脯,以及上面微微显露的两点:“大、大、大人。”

“大人?”黑头发的女士笑了起来:“卡罗,你不会是被伯纳德敲傻了吧?”

我傻笑着想了想,难道不都是叫‘大人’?可她确实比菲娜‘大’,黑发女士笑着摇了摇头:“快跟我来,老院长大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你可要小心说话,特别是欧根亲王,他的脾气可没我这么好。”

我点点头,走下电梯……不是,是魔法阵,跟着她来到一处四处垂着深蓝色布幔的大厅,大厅中央飘着一个巨大的水晶球,正慢慢旋转着,周围坐着三个人,一个是身穿亮紫色袍子的老头,他这个年纪穿的这么艳,可真是养眼啊,两边是两名穿着不同样式铠甲的骑士,其中一个的铠甲我熟悉,是那个敲了我一棍子的伯纳德教导长,他的铠甲很特别,左肩没有护肩。

而另一位,他的铠甲异常华丽,上面布满了花纹,显眼的地方还镶嵌了几块漂亮的宝石,脸方的就像是被模具扣出来的一样,穿这个上战场,绝对是狙击手的首要射杀目标,就算他旁边站个元帅也不例外。

“院长大人,欧根亲王殿下,教导长大人,他来了。”黑发女士低头退到一边,站在那里。

“谢谢你,欧格雅小姐。”枪靶子,哦,是欧根亲王笑着说道,不得不承认,人家的笑容确实非常迷人,只是脸方的要死,哦,这就是扑克脸吧?他贵为亲王,一定非常有钱,又是单身,典型的钻石王老五。

“举手之劳,亲王殿下。”欧格雅笑着说。

欧根亲王也不废话,立刻换了张脸,从红桃q变成了黑桃k,这次他是对我了:“你就是卡罗·娜·丹克?”

难怪有人叫我卡罗娜,原来娜是个中间名!这名字,啧,娘炮:“是的,亲王殿下。”

只能这么说,我不想进精神病院,又或者上断头台,其实信用卡也没刷多少,还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院长大人说服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如果你跟我胡扯,我一定杀了你,听清楚了吗?”欧根亲王还算客气的威胁到。

我点点头,不过还是决定胡扯,说的越简单越好,说多了就容易露出马脚:“那天我在洗澡,突然就跑到……东塔楼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就听见有人尖叫,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教导长打了,用……棍子,这么粗。”

“你!”伯纳德教导长愤怒的指着我,在我的供词里,他是个很不讲理的执法者,我可没冤枉他,就算学生发疯,在女生宿舍裸奔,你也不能上来就往死里打啊,衣冠禽兽,枉为人师,还教导长呢,一听就是教导处主任什么的职位,毕业后谁把你放眼里?呵、呸!

“真的?”欧根亲王瞪着我问。

我点点头,我说的都是真的,没说的就不能告诉你了。

“这些是什么?”欧根亲王举起手问道,他手里握着我的打火机和香烟,这货手掌真宽大。

“打火机,香烟。”我老老实实的说道,这东西我实在不好解释。

欧根亲王突然把东西抛过来,我手忙脚乱的接住,他说道:“哪来的?演示一下。”

太好了,正好烟瘾上来了,我抽出一根香烟,叼在嘴上,用打火机点燃,深吸了一口,嬉笑着吐了出来,然后照着教导处主任的猜测说道:“矮人族的小玩意儿,提神用的。”

正当我在考虑是不是给面前这几位散根烟的时候,手里的香烟‘嗞’的一声就灭了,烟头还挂着冰凌,院长看了看我:“学院里不许吸烟。”

我去,这老头太牛了,手都没动,咒也没念,凭空就出来块冰,厉害,厉害。

“我错了。”我低着头认错。

“哼,矮人的玩意儿。”欧根亲王看来是信了,哼了一声,看向院长老头。

院长老头点点头:“欧格雅,麻烦你了。”

欧格雅笑着点点头,捋了捋长发,走到我身前,深情地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

我把目光从她身上最显眼的位置,挪到她的眼睛上,这一看,就再也无法收回,欧格雅举起手臂,袍袖滑到了手肘,露出雪白的手臂,细嫩的手掌,五指叉开,悬在我脸旁,突然,她两手温热的中指指尖,轻柔的点在我太阳穴上,如黑珍珠一般的眼眸中,散发出点点光芒,让人想不顾一切的一探究竟,过了不知多久,我才清醒过来,她脸上挂着惊讶的表情,我立刻明白了,她刚才是在催眠我,她什么都知道了,不过我好像什么都没说过,难道是……读心术!

我苦笑的看着她,欧格雅放下手,转身对其他三个人说:“他说的都是真的,他确实在西塔楼的浴室,然后突然出现在东塔楼的镜廊。”

院长点点头:“亲王殿下,这就是答案了,一切只是个误会,那面晶石镜,是卡德拉四世国王赐予的宝物,本来就有纯洁内心,揭示丑恶的作用,可能是这次的爆炸,导致晶石镜出现不正常的魔法波动,把正打算违反校规的他,传送到那里去的,东塔楼,男生是不能随便出入的。”

欧根亲王点点头:“知道了,我去安抚一下米希尔,然后回王城禀明皇帝陛下,大事化小吧。”

“感谢您的宽容,卡罗虽然顽劣,但还罪不至死。”院长笑着说,我听着打了个寒颤,原来你们怎么打算的?

欧根亲王站起身,瞪了我一眼,然后握着剑柄走了,伯纳德教导长立刻跟上去,似乎是打算送他离开,院长大人坐在那,看着我和欧格雅说:“欧格雅,你带他走吧。”

“是,院长大人。”欧格雅说道,同时打眼色示意我跟她离开,我冲院长老头鞠了个躬,转身就要走,手里突然一轻,香烟和打火机都飞了起来。

“卡罗,吸烟是个坏习惯,魔法师需要随时平心静气,不能用这种带有成瘾性的药草,矮人的习惯可不好,至于打火机,身为魔法学院的魔法学徒,你使用这种东西,不感觉羞耻吗?”院长义正言辞的说道。

明白了,被没收了,不过院长老头说的有道理,顺便把烟戒了吧,我点点头:“是,院长大人。”

院长老头挥挥手,我转身离开了,欧格雅带着我再次回到魔法阵,粉红色光芒又将我传送到了其他地方,这次看来是一间实验室,到处是瓶瓶罐罐,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植物,唯一我认识的就是墙壁上挂着的一串大蒜,辟邪的?

欧格雅看着我说:“你到底是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