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在秦国做武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咸阳已平,巴蜀已定。

雍城绵诸两地,自有冯章去处置,如今,这一场季君之乱何时结束,主要还看函谷一处了。

秦王勇武,善于用兵,世人皆知。

秦国朝中有丞相坐镇,御史令辅佐,还有一位上将军,将手中大权,交给新任白驹将军白起,正从巴国一路赶来。

有这五位国务大臣在,秦国朝堂便可安定,秦王意欲东巡函谷,一举平定季君之乱,让诸国皆知,秦大国风采未减!

此次率军三千,皆是咸阳宫中郎官,由郎中令白璟亲自统率,除了一众秦国官吏,与之同行的,还有韩国使臣张翠。

韩王仓妄图借助楚国之力,乘火打劫,从秦国手中要回宜阳,还有赵魏两国,据探子来报,也是宠宠欲动,尤其是赵雍最是多事,在和芈槐的联合下,派遣使臣频频出入大梁,说动魏国,再行合纵之策。

既然如此,那寡人就给他们看看,我秦国虎狼尚在,诸国焉敢来犯,合纵之策,只要说动了韩国,多半就形不成了,此番带着张翠,便是让他好好看看。

五月将尽,六月未来。

如今的这天气,渐渐地开始暖和起来。

秦王上身穿着一件短衣,两支粗黑的手臂露在外面,上身披着半件甲胄,头戴盔甲,手执清乱,正端坐于王车之上,显得威风凌凌。

这对于一国之君来说,是有些不伦不类了,不过为了痛快,嬴荡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他也有意在秦国开创一股新风气,减轻刑罚,再学学魏国,让秦人们都活络起来。

咸阳东门,旌旗飘扬。

秦人纷纷围在这里,观看秦王的风采。

自从秦王即位以来,就少不了东征西讨,今日,秦王东巡函谷,亲自督战,诛杀反贼,对于这种事情,每一个咸阳秦人都是喜闻乐见。

洛阳大捷,两月诛杀反贼,四月平定巴蜀,他们的王,未尝有过一次败绩。

嬴荡环顾四周,见秦人们个个神情高亢,这可是他没想到的。

一场季君之乱,让他洗刷了帝辛的罪名,留住了帝辛的威名,毕竟力能举鼎的帝王,又能有几个呢?

“叔父,户政归于治户台,吏治归于治吏台,待到上将军归来,军事归于上将军,再由御史令监察百官,丞相便可统筹全局,镇守好这咸阳。

征西冯章,每日战报,都送与寡人,他若有要求,尽管应之,雍城绵诸两地,造反贵族,一力诛杀,这件大事交给冯章都督,寡人放心!”

樗里疾笑了笑,神情略微有些尴尬。

大王将活都派完了,让丞相统筹全局,能统筹什么呢,总不就是每日接待各国使臣。

这一月过去,他的精神好了很多,或许也想明白了,既然只有这点儿用处,那就发好这点儿光吧。

冯章一路西行,每隔几日,都有战报传来,连战连捷,已经逼到了雍城附近,他这一路上,杀了不少造反的贵族,其中有一些,曾做过樗里疾旧部,是否真是反贼,还是被冤死,樗里疾也没有了说辞。

似乎这些,都和他已经没关系,秦王愿意怎么做,那就怎么来吧。

此刻的他,正站在秦王的战车之下,拱着手,弯着腰,时不时看看天上的太阳,似乎他不是在汇报情况,而是在晒着太阳,等着回去。

在他的身后,依次跟着司马错,司马恒,公输楠三人,在咸阳的国务大臣,俱已在此。

“臣遵令,大王一路东行,须得小心谨慎,万事多听将军们的意思!”

忍了半晌,樗里疾终究是没有忍住,说出了这样一句。

秦王点头,算是接受了。

他明白这老头还是信不过自己,还是觉得自己是那个暴虐的秦王,军阵之中,切忌急躁行事,让他多听将军的意见,就是因为他这脾气。

号角长鸣,秦王出征。

一行三千多人,奔着函谷而去。

以魏冉的本事,加上司马错的计策,要对付一个赵砮,还是绰绰有余。

嬴荡只是单纯的在咸阳待久了,有点儿闷得慌,想出去看看,当然,也有被赵砮气得不轻的缘故,打算亲自看着他死。

“秦王真是好谋划,越王不妄动,宋王去相助,齐王谨行之,最后又有巴国大军,示威楚王,如此四步下来,怕是这楚国要想灭越,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想我韩国群臣上下,皆是无能之辈,妄想借用他国之力,威胁秦王这样一位雄主,当真是可笑也,楚王合纵是假,攻越为真,赵雍攻秦是假,破坏秦燕联盟为真,至于魏王,呵呵,真是一言难尽!

外臣所言,合纵攻秦,必不能成,韩国又如何能取宜阳,连妇人都知道,不是自家的牛,耕不了自家的地,这些名士群臣,可就是想不明白!”

说完,张翠又叹了一口气。

他在秦国待了一段时日,以他的聪慧和各方游走,秦王这一连番的操作,自然是看在眼中了。

他正策马,跟在秦王一旁。

“哈哈,寡人还真是没有想到,使者能有如此见地,知道韩仓可笑也,使者也认为这宜阳会归于我秦,还请使臣铭记秦韩联盟,韩国弱小,只有依附我秦国,才能存之!”

秦王的神态有些得意,几日来,这个心高气傲的张翠,终于承认了韩王的昏聩。

令人没想到的是,张翠听了这话,却还是摇了摇头。

“外臣以为,此言不妥,人无常胜,水无常态,国亦无常盛也,秦国商子变法,为强不假,但若是我韩王能励精图治,合纵连横,召集诸国共同抗秦,秦断然无常胜之道,如此,我韩国可将秦之洛阳,宜阳,函谷一带,收入手中,制霸中原,学习魏文侯武侯之志,亦能争霸天下!”

张翠望着前方,执拗地说道。

熟知历史的秦王想笑,却是笑不出来。

因为在他听来,这是一个笑话,可看张翠坚定的神情,还有双目泛着的神采,似乎这事情,不日就能够实现一样。

可以嘲笑一个人的无知,但不能嘲笑他的坚定,无知是因为懒于学习,而坚定则是品格高贵,不管韩国再弱,终会有人觉得,那是他们的国。

“使者之言,的确可行,但胜算渺茫,寡人诚心之言,还望莫怪,我秦国虽因季君之乱陷入困顿,但这困局,不日就将解开。

自先王以来,六国联合攻秦之事,难道还少吗,你几时见过,我秦国丢了韩国,使者还是莫学这苏秦之道!”

张翠的口才是有的,志向也是有的,比之苏秦就是差了一点儿能力罢了,但他胜在坚定,胜在对韩国的忠心,可千万不要再来一个苏秦了。

“外臣岂能自比苏秦,秦楚之间,必有一战,或许这便是我韩国崛起的机会!”

这话是不错,芈槐公然抢秦王的老婆,若是秦国没有反应,则会名誉扫地,哪个君王不爱名呢,那越王无疆不就是为了一个霸主之名,想着南下攻楚和北上攻齐的事。

其次,秦王安定了巴国,定然要东进,这一路上,有赵国,韩国,魏国,楚国四国,其中楚国最强,魏国利益最深,秦国当以战胜楚魏为重,所以这秦楚之间,必有一战。

“使者还是看不透,秦强在内也,非外也,纵然秦楚两败,韩仓都不一定能准备好了,更何况必定是我秦大胜楚,使者看过了函谷就请回吧,为了秦韩联盟,让韩仓将其女送来!”

说这话时,嬴荡底气十足,他笃定秦国能胜楚国,是因为脑海中一直有个身影,那便是白驹将军白起。

听到这里,张翠哼哼两句,终究是没有说出话来,都四十岁的人了,还是倔强得像个孩子一样。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