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节 信誉

听书 - 数据废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陈兴心中大骇,难道炀家这么快就发现他的行踪了

他仔细一想,不对,一般组织才会顾及他的临时身份,不敢轻举妄动,门阀世家可不会。他们根本用不着跟踪,直接上来拿人就行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在跟踪他,目的又是什么他一边装着没觉察,继续朝前走,一边飞速思考着。最大的可能性有两种。第一种,见财起心。他这段时间两次出入地下拍卖场,拿着大量现金,不排除有人打他的主意。但这里是城市,抢劫的可能性不大,充其量就是偷或者骗。

第二种,抢劫黑鹫团的事情暴露了,对方派人来跟踪。

他思前想后,觉得第二种的可能性最大。尤其是他把武装蟋蟀转让给卡西后,一直隐隐觉得,那小子会贪图便宜,把车给卖了。

这样一来,他们的行踪就很可能暴露了。

忽的一下,他转入小巷中,七弯八拐,凭借着38点的敏捷,很快就把跟踪者甩掉了。若是单论灵活,镇守级以下,真没有多少人能跟上他。

为了印证他的猜测,他没有返回暖心楼,而是去了大榕树酒店。之前卡西就说过,这段时间会住在这里,让他们有事可以来找。

果然,在酒店附近发现了两名跟踪者。

来这之前,他先进了家服装店,换了身米黄色的佣兵服,原本的军用背包也被换掉了,再戴上墨镜和鸭舌军帽,形象焕然一新。

他从后门走进酒店,通过厨房绕到大厅,搭上电梯,来到卡西的房间前,敲开了门。

“我的天啊,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亲爱的r秦。”卡西看到陈兴,显得十分惊喜,张开双臂想拥抱一下,可迎接他的却只有拳头。

卡西被一拳撂倒在地,捂着眼睛,有些愕然。陈兴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拖到窗户旁,掀开窗帘的一角,将跟踪者的位置指给他看。

“这”卡西瞪大着眼睛,似乎很震惊。

“你是不是把车卖了”陈兴放下窗帘,阴沉着脸问道。

卡西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卖了多少”“一千五,不,两千,就两千。”卡西急促地说道。

“给我八百。”陈兴伸出手来。他转让给卡西,不是让对方去卖的。

卡西无奈地叹了口气,翻出钱袋,数了八百金币给陈兴。陈兴收了钱,又问起阿乔木和丹尼的去向。卡西和他暴露,其他两人也会被监控。

“他们还住在这里,今天早上去了老托马那里帮忙。”卡西说道。

“收拾下东西,等他们回来,马上就走。”陈兴吩咐道。卡西连忙去收拾东西了。

入夜后,陈兴靠在床边,看着阿乔木和丹尼走进酒店。他们的身后,同样尾随者跟踪者。

“笃笃笃”

没过多久,房门被敲响了。陈兴和卡西对视了一眼,后者上前,缓缓拉开了门。

“我们被跟踪了。”阿乔木刚进门就说道,然后看见了陈兴,一切都明白了。

“谢特,卡西,我们给你害惨了”阿乔木骂道。

“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小黑人。”卡西弱弱地说道。

“算了,现在骂他也没用了,赶紧收拾好东西,换身衣服,然后跟我从后门出去。”陈兴说道。

十多分钟后,陈兴四人下了电梯,从厨房后门出去,在街上走了一段,搭上出租车,去了城北。再次更换衣物,换乘另一辆出租车到城南,再坐第三辆出租车返回红灯区。

晚上十一点多,绕行了大半个城市的四人来到了暖心楼。

“老板娘,再给三个房间。”在前厅里,陈兴对苏沐珠说道。

“你们”苏沐珠打量着卡西三人,迟疑了好一会儿,将陈兴拉到厨房,低声问道,“你老实说,你们是不是犯了事”

“每天一个金币。”陈兴说道。

“每个人”苏沐珠问道。

“每个人”陈兴斩钉截铁地说道。

苏沐珠朝陈兴伸出了又白又大的手掌。陈兴回到前厅,每人收了20金,合共80金,交了出去。苏沐珠欢天喜地的跑上楼,给他们安排了三个房间。

随后,四个人聚在书房里。

“怎么办”阿乔木问道。

“先躲一段时间,看看情况有没有变化。”陈兴说道。他们只要留在城里,有临时身份,对方就不敢动他们。但如果贸然出城,被对方追上,就只有死路一条。

上次之所以能得手,是因为对方防御松懈,才给他们有偷袭的机会。如果正面作战,能放倒二十人已经是奇迹了。

“从现在开始,每天晚上都要有人值夜。还有,白天别到处跑,以免暴露身份。”陈兴说道。

三人都点了头,表示明白。

第二天上午,失去目标的琼斯金带着几名下属来到地下拍卖场,在办公室里见到了灰袍老者。

“老先生,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琼斯扭头看了眼站在身侧的下属,后者会意,将一个胀鼓鼓的钱袋放到桌上。他想通过拍卖场,打听陈兴四人的下落。

灰袍老者看了眼钱袋,微微一笑,双手互握着,朝琼斯问道,“金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平淡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冷厉,“难道你想贿赂hv拍卖行的总经理”

“怎么,不给面子”琼斯笑容一敛,反问道。

“哼”灰袍老者冷哼一声,拍桌而起,目光如利剑出鞘,喝道,“你也配合我谈面子你当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佣兵团团长,也敢来这里放肆。你先回去打听打听,hv的老板是谁,然后再过来说话”

接着一挥手,一道身影从门外飞扑进来,摔在琼斯的身边。那人浑身都是血,脸上皮开肉绽,血流如注。定眼看去,正是两天前在停车场悄悄通话的黑衣壮汉。

他们做拍卖行的,最忌讳的就是泄露客人的秘密。若是传了出去,以后还有谁敢和他们交易

琼斯顿时脸色大变,急忙招呼手下将人抬起来。这名壮汉收了他的钱,算是在地下拍卖场的内线。当即没多说一句话,带人离开了拍卖场。

“hv的背后是谁”在悬浮商务车上,琼斯朝黑衣壮汉吼道。

“我还以为你知道”黑衣壮汉略显无辜地说道,“hv,hoover,胡佛。”

“什么,是胡佛家的,怪不得这么嚣张”琼斯自言自语地说道,瞬间没了脾气。胡佛家是乌鸦市四大家族之一,以经营枪械产业为主,确实不是他这个小团长能招惹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