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水贼余孽(上)

听书 - 神山纪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神山纪第241章水贼余孽原来胡元贞在与曲青竹比武之际,第三招使出一叶障目术,隐身起来,若不是胡元贞主动现身,曲青竹实在难以发觉胡元贞所在。

胡元贞也无意当众让曲青竹难堪,加重神山派与太清谷年轻一辈之间的恩怨,因此临场心生一计。

这描金折扇原本是曲青竹插在腰间,被胡元贞随手取了过来,然后故意现身与曲青竹对了一掌,堪堪打成平手。

在场都是年轻一辈的高手,但却也发觉不了胡元贞这一手,当然,除了曲青竹自己以及张辰。

曲青竹也是生平第一次受到这等挫败,心知若不是胡元贞手下留情,一掌拍在要害之处,哪里还有命在?所以当时一张俊脸惨白,失落的回到包间,再不开口了。

至于张辰,也是全程唯二知晓三清神诀之人,自然是发现胡元贞这妙手空空之举了。

张辰抄手抢过折扇,随手撒开,扇面上稀稀疏疏画着青青绿绿竹子,反面还有写着梅兰竹菊四个龙飞凤舞的草书。

“好字!”胡元贞见了这四个字赞了一声。

“嘿嘿,这姓曲的这般冲动,还号称什么花间君子,学人附庸风雅,哼哼!”张辰反复把玩这折扇,扇骨似玉非玉,触手生温。

“这扇子似乎也是件法宝,只是不知道品级如何。”云天阳在远处也打量折扇一眼,沉声说道。

楼下自胡元贞与曲青竹比武已毕,苏云脸色一抹不甘之色,转瞬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笑意。

“各位道友,这两派高手比武,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不论是神山派的三清神诀,还是太清谷的太清指!哈哈,都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下面经筵大会继续进行,请下一位讲演者登台!”

苏云说完,又是一位青年修士上台,苏云向二楼包间古怪的看了一眼,苦心策划又被人随手化解。

原本苏云以为这两派弟子只要比武,必定是有胜有败,若是太清谷败了,必定是落人口实,太清谷神功不及神山派,若是神山派败了,也算是在天下修士面前,落了神山派的面子。

万万想不到三招下来,二人居然是平分秋色,实在是令苏云心有不甘,顿时懊悔之前不该为了大会体面,定下只比试三招的规矩。

正当大会继续进行的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姓苏的杂碎,滚出来受死!”

大厅里汇聚天下正道,各门各派高手,数百上千人不止,这个声音却是不和谐之极,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包间里,云天阳与胡元贞面面相觑,韩可珍好奇地说出不少人的心声“什么人这么大胆?”

张辰嘻嘻一笑,悠闲地吃了块糕点,笑道“这下可好了,姓苏的自家麻烦了,可没功夫找我们为难了!”

数息之后,楼下一声巨响,张辰四人出了包间一看,原本厚实的精钢门,已被人打出一个脑袋大小的洞,一簇阳光映了进来,有些醒目刺眼。

这时楼下人影攒动,以苏云为首的不少人都快步往厅外而去。

云天阳冲三人说道“我们也去看看吧!”

张辰连连摇头,反对道“云师兄,你是想见识见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上门挑衅苏家,还是想在一边掠阵?”

胡元贞向两旁的包间打量一番,低声道“云师兄,你看这其余四派都按兵不动,我们不如也静观其变。”

不多时,忽然又是一声巨响,两扇大铁门被人生生拆下,向厅内倒下,一大群人又缓步回到厅内。

“嘿嘿,苏苍水这厮,好脓包的儿子啊!”

张辰不经意向大门处一瞧,只见一群黑衣护卫簇拥着三个中年男子,苏云被一名护卫掐着脖子,脸色惨白,似乎是被人擒住了。

“这位道友,有话好说,不要伤害舍侄!”

人群中又是一个男子在与这群黑衣人交涉,听声音似乎就是前几日在苏家门前迎客的苏震天。

以苏震天为首的一群人缓步后退,两群人又回到厅内中央对峙着。

“这些人是什么来历,苏云身为苏家少主,修为不低,甚至不在太清谷曲青竹之下,为何会数招就被人生擒?”云天阳看着这一下变故出神,随口疑惑道。

“瞧这群黑衣人的服色,有些像几天前见过的水贼头目,服饰古怪得很,不像是我们中原人。”胡元贞也低声说道。

张辰笑道“这下好了,姓苏的小子想看我们神山派出笑话!”

“嘿嘿,苏家少主在自家经筵大会被人生擒,当着天下修士的面,苏苍水脸上可光彩得很啊!”

苏云两次刁难师门,张辰纵然谈不上记恨,但也乐得一副看好戏的心态,冷眼旁观这一场变故。

“几位道兄,只要你们放了舍侄,我苏家一定给你们一份满意的酬谢!”

苏震天是苏家家主苏苍水的堂弟,这次经筵大会,苏苍水有意历练自家儿子,因此命苏云主持,又命苏震天在旁协助,同时还有不少族中长老。

以苏震天为首的苏家众人纷纷好言相劝,苏家不论是俗世还是修真界,都是富甲天下,苏云是苏苍水独子,性命可比旁的精贵多了。

“嘿嘿,酬谢?老子可不在乎,叫苏苍水这杂碎出来!”黑衣人簇拥的三个中年男子,为首的汉子一只独眼,似乎是这群人的首领,声音怨毒粗鲁,叫嚣一声。

苏家众人强忍住不满,苏震天陪笑道“各位道友休要动怒,已经派人去请了,我大哥马上就来!”

独眼汉子桀桀怪笑,道“知道老子要你们请这杂碎来,是做什么吗?”

“哈哈,老子要人苏苍水这杂碎,也尝尝亲人过世的滋味,让他知道儿子当面被大卸八块的痛苦!”

独眼汉子说完转身狠狠在苏云脸上抽了两巴掌,苏云脸颊上高高肿起,虽然不甚疼痛,但当着众人的面,却是极大地羞辱。

苏震天见了敢怒不敢言,忙陪笑道“各位道友,要是有过节等我大哥来了再解决不迟,陈年旧事,何必牵扯到小辈头上?更有失前辈风范!”

独眼汉子听了仰天大笑,似乎是听到天下最好笑的事情,怒道“哈哈,风范?你去问问姓苏的狗东西做过什么,当年他讲过风范吗!”

张辰四人在楼上听得分明,也大致明白这独眼汉子一帮人是来寻仇的,而且只怕还是上一代人的血海深仇。

忽然包间里灵山寺圆法也现身在走廊上,道“阿弥陀佛,施主,冤冤相报何时能了,何必如此执迷不悟呢!”

独眼汉子听了圆法的话,喝道“这你这秃驴说得倒轻巧,若是你爹被人杀了,你还能放下吗?”

独眼汉子说话间,手中紧紧握住一根簪子,冷声道“姓苏的狗东西,当年勾结官府,杀害我爹,哼,此仇不报,我枉为人子!”

不多时,门外忽然又是一群中年人快步而入,为首一人正是苏家家主苏苍水。

苏苍水厉声喝道“毛海峰!你这水贼余孽,竟然还敢现身!”

毛海峰见了苏苍水,面目狰狞,独眼之处疤痕拧在一起,更是可怖至极,喝道“姓苏的狗贼!今日我就要让你尝尝,丧子之痛!”

忽然苏苍水身后的苏夫人抢了出来,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快放了我儿子!”她见爱子被人擒住,脸上红肿,自是受了折辱,早已心乱如麻,容色惨淡。

苏苍水看苏云一眼,颤声道“云儿,今日爹也是逼不得已,你虽是我苏家世子,但爹也不能为你答应这些水贼余孽什么!”

“以你一人,换这么多水贼余孽,也不愧是我苏家的好儿郎!”

苏苍水这几句话,哀伤悲痛之极,听得全场震惊,原本还以为苏苍水会为了自家儿子,答应这帮黑衣人什么条件,不想苏苍水竟然是这么应对的。

苏夫人听了却是脸色大变,指着苏苍水尖声骂道“苏苍水,你,你好狠心,他可是你亲骨肉啊!”

苏苍水喃喃说道“他虽是我的亲骨肉,可也是苏家世子。”

苏夫人听得扑通跪下,拉着苏苍水的手,带着哭腔哀声求道“相公,我求求你,咱们三十年的夫妻,也只有云儿一个儿子,我不能没有他……”

“以后你爱想着谁想着谁,爱去哪里去哪里,我再也不拦着了!”

苏夫人出身陈州叶家,生下一对儿女,只是因不满苏苍水不忘初恋,屡屡与丈夫不和吵闹,这时候心念爱子安危,什么话也当着众人说了出来。

张辰在楼上冷眼旁观,见这爱刁难的苏夫人痛苦流泪,心里有些快意,随后见她们母子情深,张辰不由得心里一酸,眼圈儿都红了。

苏苍水轻轻推开苏夫人,命人将她带下去,高声道“云儿,今日之后,若是你不幸丧命,爹一定将这些水贼余孽,挫骨扬灰!”随着苏苍水这话一出,场上不少人瞬间将数十名黑衣人团团围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