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涅?新生

听书 - 如意天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如意天书第一百零九章涅槃新生夕阳西坠,瑰丽娇美的晚霞逐渐显得黯淡,犹如蒙上了愁云残雾,凄凄凉凉。

暮色四合,黑夜即将降临,天空中的最后一缕光亮也是在不久后,就要被茫茫的夜色给吞噬殆尽了,接下来,就是黑暗彻底降临的时刻了。

夜萱萱放声大哭,凄凄惨惨,令人心神感染上了悲凉的色彩,显得非常的沉重。

龙小天跟乐无双站在一旁,并没有出言安慰,或许此时放声痛哭一场,能够减轻她心中些许的伤痛吧。解铃还须系铃人,夜萱萱想要走出这一段悲凉凄惨的阴影,除了她自己以外,别人很难帮上什么忙,一切都只能够靠自己,尽管她还是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少女,但是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或许只有在悲伤痛苦中涅槃,日后才有飞上枝头展翅翱翔的飞扬光彩。

黑夜即将降临,古木狼林中静悄悄的,显得有些阴森和诡异,浓烈的血腥味如风暴般席卷而来,令人眉头紧皱,想要作呕。

“吼!”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暴戾的妖兽嘶吼声,旋即地动山摇,仿佛发生了大地震一般,无数的古木皆是剧烈的摇晃起来,坠落下无边的枝叶。

有妖兽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正向着这里快速的奔跑而来。

龙小天和乐无双自然是感觉到了,但此刻是夜萱萱从痛苦中涅槃重生的重要时刻,若是两人强行将她给带走,她心中悲惨凄凉的阴影或许今生今世都是无法解开了,而她也是永远的沉沦于痛苦中,永远得不到丝毫的快乐。

“怎么办?有大量的妖兽朝我们这里快速的飞奔而来了,其中不乏三星妖兽。”乐无双俊逸的脸庞上有着担忧和紧张之色,手心中都是有着冷汗泌出了。

四周静悄悄,但是却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沉闷压抑之感如潮水般蔓延而出,此刻龙小天的心头也是很沉重的,总不能将夜萱萱直接打晕,然后带走吧。

这样或许能避开妖兽,但是夜萱萱内心深处的心结,或许永远都是无法开解了。

“在等一等。”龙小天皱了皱眉头,沉声的说道。

乐无双虽然焦急不已,但也明白,此刻夜萱萱正在处于天人交战的时候,她正在与内心中的阴影展开厮杀,想要走出愁云惨雾,获得新生,焕发生气。

“情况有点不容乐观,在我的探查中,至少有三头三星妖兽朝这里来了,三星以下的妖兽不计其数,这里的血腥味过于的浓厚了,并且死去的人实力都是不俗。”

“这样的人,血肉中蕴含着强大的灵力,是妖兽最为滋补的美食。如今它们就像是一群饿狼般,凶残无比。”

乐无双散发出神识,将周围的情况给探查出来,俊逸的脸庞上有着焦虑之色浮现而出,眉头紧锁,眼神中有着犹豫之色,是否要将夜萱萱给打昏带走,以后再慢慢的开解她,还是静待夜萱萱自己从悲伤的梦魇中走出来。

前者虽然很容易做到,但是后遗症却是非常的严重,很有可能会将夜萱萱的一生都毁掉了,后者虽然很难做到,但是只要夜萱萱成功了,今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唉,可能已经来不及离开了。”龙小天的耳畔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凶戾残暴的妖兽嘶吼声了,顿时满脸苦笑。

乐无双同样也是如此,天邪剑出鞘,锋利的剑光照亮了昏暗的四周,散发出冷厉的剑意,他已经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了。

“谢谢两位哥哥的守候,萱萱已经走出心底的悲伤阴影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就在龙小天跟乐无双精神紧张,神经绷紧的时候,一道轻柔如乳莺的声音响彻而起,带着感激和轻松之意。

夜萱萱秀发轻舞,光可鉴人,身材挺秀婀娜,胸脯前微微的凸起,发育有些良好,她的双颊上挂着甜美的笑容,袅袅娜娜走来,对着两人嫣然一笑,灿烂的笑容照亮了昏暗的四周,就连龙小天跟乐无双都是微微一愣,因为夜萱萱给他们的感觉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呼!”

龙小天跟乐无双缓缓的呼出一口气,面带笑意,冲着走来的夜萱萱笑着说道:“恭喜你了。”

随后,他们三人在妖兽还未形成包围之时,立刻飞快的离开这片区域,按照记忆中的路线,龙小天跟乐无双带着夜萱萱迅疾的奔走,很快就接近了黑岩小镇。

透过浓密的古木狼林,隐约能够见到一些光亮,那是小镇上的灯火。

“终于是逃出虎口了。”

三人远离了妖兽汇聚之地,脚步放缓,神色轻松,慢悠悠的走向了黑岩小镇。

“在黑岩山脉中待久了,此时到了充满人烟的地方,还真是有些适应不过来呢。”乐无双手臂抱着脑后,嘴里叼着一根碧绿青翠的野草,神色自然悠闲,与刚才大杀四方的肃杀冷冽的模样判若两人。

龙小天手持紫玉笛,轻轻旋转,神情亦是自然祥和,与平日的开朗乐观很是相近。

“小天哥你还会吹笛子呀?”夜萱萱看着龙小天手上晶莹剔透、流转出淡淡光辉的紫玉笛,浅笑问道,两个小酒窝浮现而出,晶莹的贝齿闪闪动人。

乐无双说道:“嘿,小天的笛技可是非常的高超的,听完后,可以令人暂时的忘记烦恼,能够为人排忧解难,使其心境平和祥明,无喜无悲,无忧无虑,进入玄妙之境。”

夜萱萱明眸闪亮,惊喜的说道:“真的吗?小天哥可不可以吹上一曲呢?萱萱很想听呢。”

龙小天看着苍穹上明亮的月盘,心有所感,道:“那就来一首《冰魄》吧。”

他横笛而吹,笛声悠扬,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冰魄银辉,犹如明玉白盘般挂在枝头,几只夜鸟咕咕鸣叫,清幽中别有一番凄凉。

“好不容易逃离虎口,怎么吹这种凄凄惨惨的曲子,换一种。”乐无双听着皱了皱眉,有些担忧的偷看了夜萱萱一眼,见到后者虽然沉寂在悠扬的笛声中,但却并没有勾起伤心的记忆,反而嘴角处露出一缕淡淡的笑意,那是解脱轻松的笑容。

龙小天是故意吹这首带着忧伤之意的曲子的,为的就是测试一下夜萱萱是否真正的走出了心底的阴影,还是暂时的将无边的痛苦压抑在心中,现在看来,夜萱萱已经完全的走出来了,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那就来一首动感飞扬的《雷动》吧。”龙小天笑着说道。

他闭目而吹,笛声华丽无方,一如金玉满堂,节奏变化奇快,又似百花怒放,倏然一个高音,恰似雄鹰高飞,忽而当心一划,又如霹雳天降,急促繁乱,畅快淋漓。

乐无双和夜萱萱听着畅快无比,如痴如醉,情不自禁的应着节拍轻打手掌,掌声应和笛音的音律,山呼海啸,震耳惊心。

“好曲子!”乐无双和夜萱萱异口同声的说道。

龙小天见到夜萱萱明净如宝石般的大眼睛痴痴的望着自己,仿佛意犹未尽,想要再听一曲,明眸中有着一丝哀求之意流露而出,配合她如瓷娃娃般精致的双颊,真是令人难以拒绝。

“我来点曲。”乐无双自然是听得不够痛快,张口嚷嚷,道:“先来一首《酒狂》。”

点完曲子后,并没有听到笛声,乐无双踢了龙小天一脚,恶狠狠的说道:“快给乐大爷吹,乐大爷高兴了,赏给你几个小钱,让你去买酒喝茶。”

龙小天真是想一鞋子印在他贱贱的脸庞上,然后狠狠的摩擦,但是见到夜萱萱也是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他也不忍拂了她的兴致。

笛声清幽,旷达不拘,调子轻狂不羁,节奏重叠往复,一如醉酒之人走路,颠而倒之,诙谐有趣,结尾曲调俏皮跳脱,十分有趣。

夜萱萱听到最后,竟是忍不住的掩嘴轻笑,忽然醒悟过来,俏脸微微绯红,有些羞涩。

“勉勉强强吧,还算凑合,再来一首《霓裳羽衣曲》。”乐无双意态轻狂,大大咧咧的随意点评,令得龙小天恨得牙痒痒的。

但是见到夜萱萱一脸的期盼和渴望,他忍不住的一叹,轻轻一吹,笛声轻扬飘逸,节奏明快悦耳,响亮清澈,吹到精妙出,声如游龙飞凤,让人凝思遐想。

“敢问乐大爷,区区这一曲吹得如何呀?”龙小天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乐无双像是一个大爷般,挑了挑眉头,道:“还行吧,马马虎虎,下次稍微利索点,来一曲《盛世狂舞》,你可得要吹好一点,不然小心我不给钱。”

龙小天强忍住揍他一顿的冲动,露出笑容,道:“大爷若是听得尽兴了,还请打赏多一点,不然不够我养家糊口的。”

“放心吧,少不了你好处,快点吹,别磨磨唧唧的,打搅了大爷的兴致。”乐无双又是一脚,龙小天急忙躲开。

看着这两对活宝,夜萱萱掩嘴轻笑,明眸善睐泛着柔和的光芒。

龙小天横笛而吹,十指如飞,在笛孔上纵横驰骋,仿佛长风卷地,横行八荒四海,搅动漫天风云,高音之中暗藏低音,低音之内又有奇峰突起。一声之中夹杂数种异声,好比钟身里夹带着鼓声,鼓声中夹带琴声,箫声之中又有琴声,琴音缭乱,又有琵琶古筝相伴。繁音汇聚,可有层次分明。

“呜!”

笛声中传出巨响,仿佛龙神骑着海兽从漩涡中升起,手持巨大海螺,吹响冲天号角,身边的鱼龙吟啸,破涛此起彼伏,发出微妙和声。

一曲终了,万籁俱寂,幽幽笛音化为一缕仙音飘向了九重天。

龙小天向着乐无双伸出了手,笑道:“除去我自己演绎的两首曲子,你一共点了三首曲子,一首一百万灵玉,一共是三百万灵玉,乐大爷请赏!”

乐无双脸色一变,旋即嚷嚷道:“你吹得是什么破曲子,吱吱呀呀,呜呜咽咽,难听死了,弄得我耳朵生茧,气血逆行,灵力暴乱,差一点就要走火入魔了,我还没有想你所要精神赔偿费呢,你倒是过来伸手要钱了?”

龙小天眼神微微一眯,有着一丝丝危险的光芒流转而出,道:“看来乐大爷是想要听霸王曲了。”

“本大爷天生就是霸王,听什么霸王曲,你哪里来的,滚哪里去。”乐无双像是打发苍蝇一样,冲着龙小天挥了挥手。

龙小天咬牙切齿,杀气冲天,紫玉笛划出一道紫芒,对着乐无双落去。

“他姥姥的,竟然消遣本大爷,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哭哭啼啼!”

乐无双如狐狸般机灵,一见到情势不妙,立刻脚底抹油,飞快的冲向了灯火通明的黑岩小镇。

月夜下,两位白衣少年相互追逐,嬉笑声,喝骂声此起彼伏,逐渐的远去。

“真是一对活宝。”看着嘻嘻哈哈、相互追逐打闹的两人,夜萱萱抿嘴轻笑,如蝴蝶般飘然起舞,追了上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