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魂庭【掩天机】

听书 - 庆云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他的魂庭问题生来就存在,拓跋鸿为他寻找了很多办法都无济于事。

但就在前一段时间,拓跋焘遇到了一个行为神秘的人。

对方自称是汗庭少主,虽不知是哪一位少主,但从对方气度看,恐怕所言不虚。

汗庭少主曾言,拓跋焱就是治好魂庭有漏的“药”。

代价则是拓跋焱会死。

拓跋焘当时脸色大变,将汗庭少主请了出去。

兄长为自己苦寻解决之法,不惜得罪了很多人。

自己却要用侄子的性命来苟活,拓跋焘自问做不出这种事来。

汗庭少主也不恼怒,随后便离开了。

只是这根刺深深扎在了拓跋焘心中,他的心乱了。

拓跋焘不知自己的话入了柳寻的耳。

就在刚才,柳寻已经看过了拓跋焱的魂庭。

又一个特殊魂庭!

拓跋焱的魂庭特殊之处不如拓跋焘那般明显,柳寻初看时差点将它漏掉。

但拓跋焘的话让柳寻多了几分注意。

在那小家伙的魂庭底部,隐隐沉积着一团古朴的气息。

这气息似乎与拓跋焘的魂庭有着莫名的关系,以柳寻的经验,这团气息只要进入拓跋焘的魂庭,多半可以弥补那处缺漏。

柳寻对这种情况产生了兴趣,他探究的不是那团气息,而是拓跋焱的魂庭。

能存留这抹气息,左右着拓跋焘的命运,这魂庭必是特殊魂庭无疑。

只不过从外看不出此魂庭的特殊之处,或许要吞入自身才能感受到。

是与不是,夺来看看就知道了。

哪怕不是,又或者其特殊之处不能让柳寻满意,他也舍得用一次重置退回去。

拓跋焱正在外面玩耍着,忽然直愣愣站在那里,脸上多了些错愕的神情。

未显露身形的柳寻伸手,从拓跋焱体内勾出了一个魂庭。

天下第一食胎的力量萦绕在指尖,拂裹魂庭四周,将这个魂庭牵引到了柳寻体内。

魂庭落户,当即借着食胎的力量迅速转化成了柳寻所有。

魂庭被夺,拓跋焱昏倒在地,这里的动静引起了屋内拓跋焘的注意,他赶紧跑出来查看。

柳寻对此毫不在意,他的目光放在了第二魂庭上。

既已成了魂庭的主人,柳寻心神流淌其间,这个魂庭的底细逐渐朝柳寻敞开。

天机散乱,卜道截取天机谋算,可以前知。

有天生魂庭夺阴阳本源遁化天机,所谓遁化天机,是指成了一种天机的一部分。

但这种天机仅仅是魂庭想给别人看的,对方并不能得到真实的结果。

卜道就像是提前看了剧本,而这遁化天机的魂庭却可以顺应卜道不断修改剧本,呈现给别人的看似无错,实则相去甚远。

柳寻心中颇为惊喜,能防备卜道的魂庭对他来说有很大作用。

如果在白域时能有此魂庭,柳寻必不会受彩楼所扰,大可以找一处窝着。

纵然卜道实力再强,也离不开天机的帮助。

仅仅是屏蔽天机还不足以保证一劳永逸,毕竟七转、八转的卜道云仙远非六转可比。

但遁化天机的魂庭成了天机的一部分,这能够顺应别人的卜道来修改自己,对方得到的将是修改过的卜算结果,这就大有可为了。

柳寻不清楚这能掩天机的魂庭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他不奢求能摆脱八转乃至更强之人的卜算,只要能对六、七转卜道云仙有效果就行。

毕竟卜道难成,越往上越难修炼。

卜道七转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更遑论八转和八转之上。

要不要留下这个魂庭呢?

柳寻陷入了沉思,掩天机不及孟青衣等人的魂庭特殊,甚至连拓跋焘的阴阳魂庭也稍逊一筹。

但仔细想来,深藏自身踪迹的重要性不可估量。

尤其以后要面对更多敌人,柳寻深知防备卜道的好处。

柳寻向来不喜优柔寡断,既然对自己有用,那就将其定为第二魂庭。

即便以后还有更好的魂庭摆在面前,他都不会后悔。

柳寻视线在拓跋焘与拓跋焱身上来回挪转,似乎弄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隐情。

拓跋焘的魂庭存在缺陷,估计就是受到了拓跋焱魂庭掩天机的影响。

遁化天机所需的那一丝阴阳本源就来自拓跋焘。

但拓跋焱是后辈,而拓跋焘的魂庭问题生来就有,这一点又有蹊跷。

柳寻只能归结于拓跋鸿在当中成了过渡。

拓跋鸿与拓跋焘是亲兄弟,有可能是那一丝阴阳本源到了拓跋鸿体内。

直到拓跋鸿有了孩子,阴阳本源便到了孩子体内,也就是拓跋焱。

掩天机魂庭未出世时,也能霸道如此么。

柳寻眯起了双眼,看来魂庭还有许多他不知道的特点。

见识了那么多特殊的魂庭,柳寻多少有了一点经验。

拓跋焱突如其来的昏厥让拓跋焘陷入了焦躁当中。

原本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这样了呢?

拓跋焘没有修为,只能等待拓跋鸿回来。

他们兄弟二人早已离开了拓跋部,隐居在此已经许久。

否则在拓跋部还能有其他天上仙能帮忙看看拓跋焱的情况。

直到黄昏时,拓跋鸿终于回来了。

他站在昏厥的拓跋焱旁边,一双死暮的眼睛中露出惊疑:“焱儿的魂庭没了。”

拓跋焘大惊,他虽然不曾修炼,但深知魂庭的重要性。

魂庭为人体根本,更是天上仙的根基。

没了魂庭虽然不会死,但拓跋焱的仙路毁了。

他以后就只能修炼不太依靠魂庭的地上民之法。

“这种不知底细的手段,恐怕不是一般人所为。”拓跋焘握紧了拳头。

拓跋鸿站着愣神良久,他心中已经生出了一丝后悔。

若是将焱儿带在身边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拓跋鸿却不知,柳寻若想动手,他即便带着拓跋焱也无济于事。

得了掩天机魂庭的柳寻早就离开了这里。

他在青域多处飞游,途中不断找寻云土和云植。

要将云城恢复白域时的规模甚至有所超出,光靠黑域交易花费的时间太长了。

途中,柳寻对这第二魂庭的掌握越来越熟悉。

第二魂庭这一前置到手,柳寻接下来的路就续上了。

他正在熟悉第二魂庭并寻找云土的时候,有人到了拓跋焘的牧帐外。

那人是个女子。

这容貌普通的草原女子眼神深处却有着一点凶意,正是这点凶意让她恍若蛮荒时期的凶物。

“药没了...”女子眼中凶光大盛,直勾勾盯着正在听故事的拓跋焱。

接着,她又看向一旁的拓跋焘。

拓跋焘心中那根刺没了,此时浑身轻松,即便魂庭的隐患还在,他却比之前少了些焦虑。

不需要将侄子当成医治自己的药,拓跋焘终于不用再忍受煎熬。

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可惜有人偏偏不会让他如愿。

凶煞般的女子冷笑道:“那就只能换一副药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