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梁祝

听书 - 恶煞当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院内假山石前面放着一把太师椅,上面端坐着一个嘴角有痦子的恶妇,正用一根牙签挑着牙齿。

挑剔的眼光上下打量眼前的刘知节。

刘知节被她上一眼,下一眼看的浑身不自在,发觉就是昨晚泼自己一头泔水的妇人,急忙低了头。

恶妇嘲讽道:

“看你这细皮嫩肉的,能做些什么活计呀?”

刘知节低着脑袋,含糊道:

“在下颇通文墨,山水字画和操琴,模仿飞白体的书法也可以说能过得名家法眼。”

恶妇冷笑一声:

“我这里虽是尚书府,却不是招聘幕僚、书童,你这些考状元的本事在我这里算不得什么,老冯,拉他去拆房劈柴,弄不够一个干木柴垛,明日让他滚蛋走人。

听着,最后一句话,你不可跟我家姐儿有任何接触,但凡让我听见一句,卷铺盖卷,走人!”

管家老冯拉着刘知节去了,刘知节一双大耳听力敏锐,临走还能听见恶妇跟林小姐在闺房之中的吵闹。

林婉兮言道:

“冯姨娘,你可不是我亲生母亲,眼巴前几件事也就算了,去年你家小舅子给尚书府购置文墨,私自贪墨了两百两白银,我并没说什么,可是你干涉尚书府招募长工,这就有些过分了吧。”

那冯姨娘哭哭啼啼:

“哎呦,我的姐儿,你可是万万不知,这兵荒马乱的,谁知道这个应聘的长工是个什么来路,姐儿可不要被他骗了,如今这采花贼大都是这副书生模样。

我是管不了你,可你毕竟不是林尚书的亲生,扬州瘦马的事儿可是我老婆子给你瞒下来的,你可不能人走茶凉呀.......”

“闭嘴!”林婉兮恶狠狠看着眼前的老戚婆,不再发一言。

刘知节心里听了个大概,他是知道内情的。

这林婉兮并不是林睿的亲生女儿,乃是干女儿。

记得五年前还是扬州二十四桥苑里的花魁,吹、拉、弹、唱无一不精,那时候刘知节落魄扬州,唯一的精神动力都是去二十四桥苑听一首苏州平弹,那声调凄凉柔美,是他一辈子忘记不了的。

随后,元宵节逛花灯,雨后送伞,与这位林小姐结识,两个萍水相逢的落难人自此结成了知音。

一个每日里准时听唱,一个烟雨楼中泪眼婆娑,久而久之,两个年轻人都有了情愫。

刘知节丝毫不像那些贵公子,动辄千金买美人一笑,只是每日里饭后的甜李子是林小姐饭桌上的必备之物。

对了,那时候她还不叫林婉兮,她叫锦儿,鸳鸯锦帕就是两人的定情之物。

奈何,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青阳教匪攻打扬州,知府大人早就跑的无影无踪,倒是这个有情有义的李子货郎,将她藏身于木车之中,混过了层层关卡。

奈何,扬州瘦马终究是要见买主的,这些瘦马由当地盐商先出资把贫苦家庭中面貌姣好的女孩买回后调习,教她们歌舞、琴棋书画,长成后卖与富人作妾或入秦楼楚馆,以此从中牟利。

因贫女多瘦弱,“瘦马”之名由此而来。初买童女时不过十几贯钱,待其出嫁时,可赚达千五百两。

一般百姓见有利可图,竞相效法,蔚为风气,大禹天朝扬州盐商垄断全国的盐运业,腰缠万贯、富甲天下,故在当时天朝,扬州“养瘦马”之风最盛。

两人分别之时,锦儿终归是进了镐京的如意苑,分别那天,这个货郎哥哥少见地留下了两行泪水:

“锦儿,李子货郎没出息,没法子给你买大宅子,养不起你,待日后发达了,不管千难万难,李子货郎一定迎娶你入门,还要红红的八抬大轿。”

锦儿哭着拉着锦帕:

“货郎哥哥,奴家不稀罕什么大宅子,也不要八抬大轿,奴家的命都是货郎哥哥救的,就让我们寒窑厮守,一生一世不好吗?”

刘知节当时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锦儿,你这般深情厚谊,李子货郎自当是无以为报,但是你肯跟我苦守寒窑,我顶天立地的男儿汉却是不能,连给你买个大宅子的本事都没有,如何还能在这镐京安身立命,有生之年不能功成名就,定然不再见你面。”

“刺啦”一声,鸳鸯锦帕一分为二,从此也成了男女分别的唯一见证。

鸳指雄鸟,鸯指雌鸟,故鸳鸯属合成词。

在刘知节的家乡,还有另外一组名字。

雄鸟叫梁山伯,雌鸟叫祝英台。

那一年,刘知节十八岁,锦儿十六岁。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