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朝议

听书 - 恶煞当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水,水,哪里还有水?

伍长薛太岁背着两个牛皮水袋,底角周边的毛边已经斑驳不堪,显然是方圆数百里都走遍了。

他突然眼前一亮,一片绿洲,清澈的河水,肥美的牛羊,天空中还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薛太岁大踏步冲上前去,一个猛子扎进河里,想图个痛快。

然而,迎面而来的只有喧嚣的黄土,还有一个痛字,远远没有痛快。

海市蜃楼,他想起了官家马棚的老邱,没错,老邱人很随和,据说活了一百多岁了。他说过,当人的意志力足够薄弱的时候,就会在沙漠中看见幻象,称为海市蜃楼。

这里虽然不是沙漠,却和沙漠区别不大,黄土坡,缺粮少水,唯有漫无边际的黄土钻进人的鼻孔,让你误以为这里是人类干涸的墓园。

“噗通”一声,高大的身影倒在了黄土之中,尘土飞扬。薛太岁真的不想起来了,七天水米未进,这是人的极限,即便是武林高手在没有达到天地自然为所用的行止大圆满之前,依旧需要饮食,更何况他只是个开脉三段的入门武把式。

身后只跟着一个老兵邱芄磺砍牌吒鲈虏黄瞥牵课胰裘橙怀霰囟颇毙孤叮龃笫抡呷绾文苋绱瞬萋剩看蠼簿镁秸笾耍绾尾恢谎嵴俊br/>

屠彬连连叩首:“丞相,如今北蛮国主已经派出北燕铁骑围困黄土坡,这定然是假不了的,斥候一连三天都有边关加急文书奏报,望丞相速速发兵。”

“哦?竟有此事,我怎不知?”

屠彬“嚯”的一声,站起身形:“丞相,军国大事,末将岂敢虚报,望丞相查尚书台笔录。”

赵无咎正了正衣冠:“传尚书台秘书郎赵成乾,拿近一个月奏报来看。”

不一时,一个青衣小帽的赵成乾怀抱一大扎文书匆匆忙忙跑上大殿。

赵无咎冷着脸问:“可有黄土坡兵事文书?”

赵成乾慌忙道:“有,有的是,一日三报。”

“北蛮可曾增兵黄土坡?”

赵成乾咽了口吐沫:“有,一个月前北蛮骑兵统帅侯万京亲率一万北燕铁骑奔赴黄土坡,已然把城池围的水泄不通。”

“混蛋,为何不早来报?”赵无咎大袖一挥,恶狠狠看着赵成乾。

赵成乾眨了眨眼睛:“丞相不是吩咐过了,除了白犀关的兵报,其余一概不看吗?说怕惊扰陛下双修。”

“大胆,本相问你,你竟敢信口雌黄,来呀,金瓜武士拖下,金瓜击顶。”

“是!”两旁早有甲胄武士上前将赵成乾扒掉官服,倒拖了出去。

“丞相,我是依照你的嘱咐呀,丞相,饶命,丞相......”

赵无咎回转身形,面色微和蔼:“大将军,俗吏一个,难怪人家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险些误了军国大事。”

屠彬大声道:“丞相,可以发兵救黄土坡了吧?”

赵无咎微微一顿:“既然北蛮发重兵围剿黄土坡,那白犀关必然空虚,兵是要发的,但是直奔白犀关,围魏救赵,这样我边关又多一重镇,定可震慑北蛮,此后十年无兵患了。”

屠彬语带哽咽,双手抱拳:“丞相,话虽如此,但是北燕铁骑乃是百里挑一的军队,最弱的兵丁也是开脉修为的武士,元帅侯万京号称北地枪王,打遍北蛮无敌手。如此下去,李崇信必定全军覆没呀,丞相纵使不怜惜兵众,难道不顾念李督同殿称臣之谊吗?”

赵无咎冷哼一声:“李崇信所部都是我朝囚犯贱役,戴罪立功之人,能上战场杀敌,已然是陛下皇恩浩荡,即便全军覆没,给白犀关的王者之师争取到了时间,有何不可?况且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焉知李崇信不能反败为胜?大将军是信不过李督一身剑修的本领,还是信不过老夫的判断?”

屠彬瞪大了眼睛,目眦尽裂:“敢问丞相,奇袭白犀关主帅为谁?”

赵无咎正了正衣冠,跪倒在金阶之下:“起奏陛下,臣保举我儿赵金英为冀北道行军总管,率领赵家军三万,京西锐建营一万,延陵军两万奇袭白犀关,陛下无忧矣。”

禹僖帝欢快打着拨浪鼓:“好呀好呀,我大禹朝英雄亲自率军征伐,又是朕的姐夫,俗话说这个,什么疏不间亲,哦,不对,是内举不避亲,定然得胜而归,我无忧,我无忧,一切依照相父吩咐,哈哈哈,我又可以和陈美人双休了,嘻嘻。”

屠彬这时依然奋力磕头:“陛下,陛下,李都督乃是国之柱石,不容有失,陛下下旨发兵吧,臣亲提一旅偏师,只求救回李都督,不然末将如何对三军交待?陛下开恩呀.....”。“嘣、嘣、嘣”磕头之声不绝于耳。

白衣丞相冷哼一声:“屠大将军,你这可是以三军之命威胁主上呀。”

身如铁塔的汉子此时双脚无力,“咕咚”一声跪坐在朝堂之上,向北而拜,嚎啕大哭:“崇信兄,愚弟尽力了。”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