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成就!一门三灵台

听书 - 保护我方族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

尽管那只三阶鳄蛟,极为凶残和狡猾。

在中了珑烟老祖一剑后,依旧拼命往安江深处潜去。可同样为水陆两栖的水元灵龟,同样是力大无比的凶兽。

水元灵龟也不与它硬拼,每每都是纠缠住它,决不让它逃了。

不多会儿,三阶鳄蛟便一命呜呼,葬身于两位灵台境和一只三阶灵龟的协力进攻之中。

以三敌一,雷达扫描定位,再加船工撒网。

如此豪华阵容下,三阶鳄蛟着实死的不冤枉。

船工们跳下安江,将它的尸体捆住,随后用绞盘一点点把它吊了起来。当它的尸体被挂在船只侧舷时,整条船竟然向一旁侧去了不少。

可见此头凶兽鳄蛟之重!

它约莫四丈多长,浑身披甲,皮糙肉厚,尖牙利爪而十分凶悍。外表即像是鳄,又有些神似蛟,怕是有将近两千斤重!

此凶兽可比地球上的鳄鱼强得多,无论是体型还是力量,亦或是血脉中的特殊能力,都不是鳄鱼能比。

它能轻轻松松击沉一艘商船,然后将上面的所有人都杀死。

若非凭借王璃慈的“雷达功能”有心算无心了一把,外加己方精锐全出,想拿下它还真不容易。

若是第一次伏击便让它跑了,随后再想算计它就殊为不易了。

水中横行霸道多少年的瘟神被杀。

十多个船工渔工,都兴奋地吼叫了起来。以后在安江捕鱼作业,再也不怕遇到鳄蛟瘟神了。

而且现在主家那么强,哪怕再有类似的凶兽出现,大家也不怕了。

只是如此凶兽的肢解工作,普通人就执行不了了。它的皮甲如此之厚,本就是制作皮甲的绝佳材料之一,寻常刀剑极难破防。

唯有宵翰老祖王宵翰出手,将其剥皮,肢解。

一旁的水元灵龟,也是将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人类对待凶兽果然好残忍。罢了罢了,一定要老老实实听话,莫要步了这头鳄蛟老兄的后尘。

一番折腾后。

战利品都陆陆续续运输进了王氏库房,该冰冻的冰冻。皮革该鞣制的鞣制,回头可由皮甲师打造成皮革甲胄。

一些尖牙利爪也是材料,可以由武器师打造成匕首短刃类武器,或是箭矢箭头等。

虽然这些武器装备,远远达不到灵器级别,却也别有一番功效。

其余骨骼,也都可以打磨成粉,肥育灵田。

等诸事了定后。

王守哲把六叔王定海叫上说:“六叔,我们王氏目前的高端战斗力,暂且不宜对外宣传。”

“我了解,了解。”王定海兴奋不已,“六叔一定让那些小兔崽子们闭嘴。”

珑烟老祖伤势大好,好似能多次出手了。而且他的父亲王宵翰,竟然也突破到了灵台境。

而且家族还有了一只三阶的水元灵龟。

家族的实力暴增一大截。

某种意义上来说,家族目前也算得上是一门三灵台了。

安心!

舒坦!

“光如此不行,此事兹事体大,在我们未能彻底击败刘赵两氏之前,绝对不能将底牌泄露出去。”王守哲手指敲着桌子,皱眉沉吟道,“为了以防万一泄露,得把那些船工渔工都送走。”

送走?

王定海身躯一震,吃惊地看着王守哲:“守哲,你你你,你莫不是要准备……”

“六叔你想哪去了?我的意思是,把他们送远一点去待一阵,免得谁喝多了不小心泄露口风。此事关乎到家族命运转折,多谨慎无大错。”王守哲思量道,“把人都送去东港吧,陈兄办事还算靠谱,便请他安排一番。此事六叔你索性亲自去一趟,顺便替我送一封信给陈少族长,说我有一桩赚钱的好事要找他。”

“守哲思虑颇为周详。”王定海松一口气,拱手道,“既如此,那六叔就跑一趟。”

幸好守哲不准备杀人灭口,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顺便切一段鳄蛟尾巴给陈少族长,就当替我姐回礼了。”王守哲笑着说,“这还未成亲呢,总不能吃了人家的铁背蛮猪肉不还礼,凭白叫人小瞧了。”

先前实在没啥好东西回礼,但是王守哲记着这事呢。同时,也是给陈氏一个隐喻。

我王氏,连三阶水生凶兽都能斩杀。

王守哲都能预料到,陈方杰那震惊不已的表情了。

……

处理完三阶鳄蛟之事。

王守哲进入了深居简出的蛰伏状态,每日里都是修炼,喝茶,随便处理一下事物。

然后就是到湖边找水元灵龟培养感情。

灵兽和人类一样,都是需要培养感情的。

但是有一点不太一样,就是部分人类的感情太过复杂,来得快去得也快。

而灵兽的感情比较纯粹一些,一旦它真正认可了你,把你当作了伙伴,基本是都是矢志不渝,很少会背叛

当然,这个过程并不简单。

好在王守哲与水元灵龟之间,因为有了“上古血脉契约秘术”的链接,彼此“血脉交融”过,已算是有了初步的“信任”。

每日里,一起晒晒太阳,吃点三阶鳄蛟肉,时不时再来点烧烤灵鱼,小鱼干,灵酒。

然后再给它编讲一点,历史上那些主人与灵兽之间彼此守护,“忠贞不渝”,可歌可泣的励志故事。

偶尔出现一两只背叛主人的灵兽,最终结果非常凄惨等等。

类似的故事,在地球上听说过很多。

王守哲是信手拈来,说上一个月都能不带重样的。好好地帮水元灵龟竖立一下,身为一只灵兽正确的三观。

一人一龟,感情迅速进入了“升温”状态之中。

……

这一日。

家将王忠前来禀报,说是钟氏的钟兴旺秘密前来拜访。

因此,王守哲在正厅之中,热情地迎接了钟兴旺。上次在百岛卫,两人一起喝酒时,便开始称兄道弟了。

一番喝灵茶寒暄后,双方再度热络了不少。

“守哲老弟。”钟兴旺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你前些日子写信过来,说是拜托我找‘启灵丹’,正好有人来寄卖一枚,我便立即给老弟送来了。”

“钟兄。”王守哲拱手感谢,“此等小事,何须您亲自前来?”

仅是三阶灵丹,但是因为销量很低,导致鲜有炼丹师会专门去炼制它。越少人炼制,便越稀有,价格也越高。

如今正常市面价格,大约达到了八百乾金一枚,关键还很难买到。

此丹对绝大都数人来说,都堪称鸡肋。花大价钱提升些微资质,性价比非常低。

八百乾金,很多九品末流家族,抛开各种开支后,一年能不能攒下八百乾金都是个大问题。

但是王守哲的资质原本便是下品甲等,且在甲等之中,也是非常之靠前。距离中品资质,仅有一线之隔。

若是能靠此丹蜕变到中品资质,那就一切值了。

“没事没事,愚兄也就是在家族产业中混日子。”钟兴旺呵呵笑道,“闲来无事,就来看看你。”

看我?

我有什么好看的?

王守哲暗笑了一下,这钟兴旺必然是冲着珑烟老祖来的。不过,他更加清楚,以珑烟老祖的性格与眼界,是绝难看得上钟兴旺的。

王守哲拿了启灵丹后,问清楚钟兴旺是七百乾金收的。但即便如此,王守哲还是给出了八百乾金金票‖时,她还需要指导六爷爷王宵翰,助他迅速稳固境界,并传授灵台境的心得。

忙是忙了点,却并非在闭关。

只是在见钟兴旺之前,王守哲已先去了珑烟老祖那一趟,询问她老人家的意思。

很明显,老祖是压根就不想见他,让王守哲去接待。

“这样啊?”钟兴旺微微失望,却又道,“学姐既然在闭关,那我索性就等几日好了。守哲老弟,麻烦你帮忙安排一番客房。”

呃……

王守哲没料到,这个钟兴旺还真是有些百折不挠。

但是他提出的这个要求,王守哲也不好拒绝。当即,便让小厮王贵安排钟兴旺住在客居,并指派两名机灵些的小厮随侍。

安排好钟兴旺后。

王守哲回了宅院,准备沐浴一番,尝试服用价值不菲的。

却不想,刚躺进木桶内泡澡时。

王璃慈就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四叔四叔,我想到了,想到了。”

“……”王守哲一滴冷汗,提醒道,“我洗澡呢。”

“我知道啊,我又不瞎,四叔你慢慢洗好了。”王璃慈搬了个凳子在木桶边上坐下,兴奋不已道,“四叔,那件事情我想到了。”

“滚出去!”

“……”

……

屋外。

王璃慈催促地叫道:“四叔你能不能快点,我好不容易想到了位置。”

“四叔,你再不出来,我就忘记了。”

“算了算了,你慢慢洗,我先吃个火锅涮肉……四叔你前天弄的那个清汤火锅不错。”

话还没说完,王守哲已经穿好衣服出来了,黑着脸,狠狠地盯了她一眼。

“四叔你这么快就好了?”王璃慈微微失望。

“我这要再不出来,你把火锅摊都支棱出来了。”王守哲边整理了一番衣冠,随口说道,“璃慈啊,你现在可是大姑娘了。大哥大嫂没教过你……男女之防吗?男人在洗澡,女孩子怎么能随便进去?”

“教过啊,族学那老学究也整天念叨这些。”王璃慈没心没肺地笑着,“可四叔又不是男人。”

“?”王守哲眼神能杀人了。

“不不,我的意思是,四叔是亲人……而且四叔的身材还不错,我不在意看到你洗澡。”

谢谢你的夸赞啊,可是我在意啊!

“咳咳!”王守哲正色说,“璃慈啊,就算是亲人,也要注意点男女之分。下次,四叔洗澡时不能随便乱闯。”

哦哦!王璃慈漫不经心地应付着。

好在王守哲要知道这丫头没心没肺,满脑子只想着吃,便不在此事上多言:“对了,你想到什么了?如此大惊小怪?”

“哦,你不提醒我还差点忘记了。”王璃慈在他房间里东瞅瞅西看看,见实在没啥好东西吃,便只好掏出自备的瓜,嘎嘣嘎嘣吃起来,“四叔你之前不是问过我,那一次我和珞秋,珞静都是吃了什么东西?在那里找到的吗?”

王守哲脸色一喜:“怎么,你想起来了?”

“记得那是个秋天,山上的野果树好多都结果了。”王璃慈说道,“我摘回来了一些野果子,还灌回来一小半瓶山泉水。我想,我是大姐大嘛,总得给家里孩子们吃点。结果守勇,守廉他们都不敢吃。就珞静和珞秋,吃的比较欢快。”

给家里孩子们吃点?你还真贴心。

“那你还记得,那些野果子中,有什么特别的吗?”王守哲问道,“例如奇形怪状,或是像朱果一样特殊的。”

“没有,就是一些寻常的野果子。”王璃慈冥思苦想了一番说,“那些野果子,往年我也摘着吃的,没啥特别的。对了,那瓶水……是我从一个溶洞里收集到的,黏黏的,好像是透明的牛奶。”

黏黏的?好像是透明的牛奶?

王守哲脸黑不已,你管那东西叫山泉水?

不过,他心中“咯噔”一下,顿即想到了什么,失声说:“莫非是石髓?”

石髓,名字听起来很普通。

但是此物却一点都不普通,它被誉为地脉之精髓,是大山中偶尔会诞生凝聚出来的高阶天材地宝。

其最大的功效便是,可以配合其它天材地宝,炼制成六阶灵丹——。

人体造血来自于骨髓,那是血脉之根本。而洗髓丹,却是能激发骨髓中的潜能,彻底改善血脉资质,激发出体内古老的隐性血脉。

此物非同寻常,并非这种鸡肋丹药,其价格和稀有度都不是灵台世家能染指的。

便是连天人家族,若是真要争取一枚,也得伤筋动骨。

一念至此,王守哲惊喜不已。

他那平平无奇的资质,总算有救了!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